“就放著吧,不想再看了。”徐天行決定跟自己縮水的基金達成“妥協”。

作為95后,徐天行“入場”不算早。今年年初,他禁不住朋友們的各種“安利”(強力推薦),拿出1萬元,買了白酒、醫療等六七支基金。在春節假期前一天,基金漲勢喜人,徐天興還慶幸自己“有點投資頭腦”。

以為“買了就能賺”的,不僅僅是徐天行。

中國新聞網曾援引某研究機構的調查數據可部分佐證:新增“基民”中,90后是主力軍。該調查顯示,僅2020年上半年,新增“基民”2000萬。其中,18-34歲群體占比達60%。2月24日,某投資平臺公布的數據亦顯示,購買了3支及以上不同板塊基金產品的投資者當中,半數以上是90后。

在熱搜話題#基金暴跌年輕人為什么躲不過被割#中,表達“懊惱”的留言頗具代表性:“我不是來賺錢的嗎”“不賣就是不虧”“一入就踩雷”……

時至今日,徐天行惦記的只剩下“什么時候能離場”。

“玩”基金要不要“粉”明星基金經理

社交平臺上,基金經理“飯圈化”來勢洶洶,很多下場的年輕人“看人下單”的投資方式引發了不少討論。

易方達基金經理張坤,目前管理的基金規模超1200億元,在業內有“公募一哥”之稱。出色的業績,也招徠了很多年輕“基民”。僅在微博平臺上,張坤全球粉絲后援會已初具規模。

他們自稱“ikun”,諧音“愛坤”。海報、表情包、數據打榜……張坤擁有與粉圈流量明星同樣待遇,[email protected] 粉絲人數目前已近3萬。與娛樂明星經常“營業”不同,盡管張坤本人的真實動態并未披露太多,粉絲們依然“坤坤放心飛,ikun永相隨”。

中央財經大學教授郭田勇在基金經理“飯圈化”的現象中,看到了上一輩股民熱捧“巴菲特的午餐”的身影。

“帶著逐利的心理,人們總會不自覺向優秀的人靠近,類似巴菲特式的人物已在很長的周期內表現出色。”郭田勇在接受中青報·中青網記者采訪時表示,金融業還應該是一個嚴肅、具有較強專業性的行業。

可是,在買基金的年輕人中,總不乏“玩”的心態。

徐天行承認自己是熱議話題#基金投資成年輕人社交工具#寫的那類人,縱使基金起起伏伏,卻也不忘自我調侃。

他所在的基金類微信群,從早上9點半開始就不會消停。徐天行覺得,“沒有從群里學到什么,主要就是交流段子,大概有80%的時間都是閑聊”。比如,今天走勢不好,那“低情商”的表述是今天基金跌了,“高情商”的表述則是今天基金(綠)對眼睛好……

一旦市場行情不好、基金大幅下跌,“基民”們對明星基金經理的愛說變就變。心態炸裂的網友已經忍不住把對張坤的稱呼從“男神坤坤”變成了“菜菜坤”。今年1月,“希望理性購買基金,不要賺了錢就叫我蔡總,虧了錢就罵我菜。”這句調侃諾安基金經理蔡嵩松的段子更是在各大平臺廣為流傳。

中財龍馬資本董事長雷杰在接受中青報·中青網記者采訪時表示,基金經理“飯圈化”算不上違規,90后、00后無論追星還是理財,都是給自己設定了一個所謂追求或信仰目標。但是,基金收益好就追捧明星經理、凈值下跌就把基金經理罵上熱搜,這樣盲目跟風不但容易喪失正確判斷力,也不利于基金管理人對產品的管理。

母嬰博主、美妝博主給你“財富密碼”?

“想要財富密碼,想要一夜暴富!”抱著這個念頭買基金的年輕人,粉基金經理可能只是第一步。

根據B站發布的數據,較之于2019年,2020年B站投資理財類視頻播放量同比增長464%。微博的基金超話高居財經超話第一位,已經有24萬用戶關注,閱讀量達17.5億。

打開B站、小紅書、抖音、微博等各個平臺,“投資學博主”并不鮮見。中青報·中青網記者注意到,投資類博主大致可以分為兩類,一類是全職的財經博主,以分析市場、推薦基金等為主。郭田勇將他們類比成當年電視節目上的“股評家”。

“這些人其實是在打監管的擦邊球。”在北京三里屯的一家證券公司,一位基金銷售人員告訴中青報·中青網記者,很難說他們有資格認證。在社交平臺上,只要發布相關內容積累到一定的影響力,便可以成為所謂財經、投資博主,而粉絲并不能準確識別博主的專業水平。

按照證監會的規定,基金管理人及銷售機構應了解投資人信息,堅持投資人利益優先和風險匹配原則。根據投資人的風險承擔能力,來銷售不同風險等級的產品,把合適的基金產品銷售給合適的投資人。

但在互聯網上發布信息,僅僅是單向操作。博主只需要提供自己的收益情況,就能吸引來大批擁躉。再加上巧妙的話術,適當提醒風險,“持倉不過10萬元的博主,完全可能忽悠了一大批手中有大量資金的年輕人。”這位銷售人員說。

至于另一類“野生投資學博主”,他們多是社交平臺上的頭部KOL,掌握了最優質的流量,但來自美妝、母嬰、教育等不同領域,無法證明具備專業金融知識和長期投資經驗。反而是“小白”“入門”“手把手”這些推薦話術,讓“財富密碼”在這里顯得更簡單易得。

一位90后教育領域的KOL,每天都能收到上百條理財相關的推廣邀請。有的是直接推薦基金,也有誘導網友開戶、售賣課程之類的邀約。因為小紅書上賣課的推廣會被封禁,所以一般是引流給某個指定的銷售客服,入門級課程的售價一般也要600元起。而拉人開戶,交易平臺會按人數提供推廣費,一旦這些消費者產生了交易,博主也能從中抽成。

“至今我只接過兩次這樣的推廣,都是交易平臺提供素材。”他說,其實如果無法評估其中的風險,就不能對粉絲負責。

但他并未否認,在同一層級的博主中,有人會為了推廣費,而去偽造收益截圖、推薦基金。

上述銷售人員告訴記者,這類博主所提供的信息往往是極其基礎的常識,只是借助話術包裝成各類理財秘籍。

怎么才能讓年輕人理性買基金

3月初,有消息稱華夏基金經理蔡向陽、易方達基金經理張坤、景順長城基金經理劉彥春、中歐基金經理葛蘭等明星基金經理將受邀參與某檔綜藝節目。

3月3日,中國基金業協會發布《關于公募基金行業投教宣傳工作的倡議》,其中提到:公募基金管理人開展投教宣傳活動時,應注重專業、誠信、合規,引導投資者樹立正確的理財觀念,堅持長期投資、價值投資和理性投資;嚴禁娛樂化,不得與國家相關精神、社會公序良俗相違背,各機構不得開展、參與娛樂性質的相關活動。

徐天行覺得挺好,“剎住了基金經理被消費的車”。

“別把投資變成打賞。”在郭田勇看來,這是一個很好的信號。他曾數次提及“基金經理專業的投資能力,才是其生存的基礎。無論何時,基金經理都應保持低調、務實的能力。”

基金經理循著“長期投資理念和客觀、真實、準確的原則”好好營業。但另一方面,遏住各路博主“教別人買基金,比自己買基金賺錢”的野蠻生態,是讓年輕人理性買基金的當務之急。

在B站和小紅書搜索“基金”,映入眼簾的都是“投資有風險,理財需謹慎”的提醒。但那位頭部KOL也坦言:“平臺只會限制在本平臺上過于違規的基金推薦行為,并不限制博主將粉絲直接輸送到銷售手中。”

雷杰表示,證監會此前曾明確“非法證券投資咨詢”的定義,即指有關機構或個人未經中國證監會批準,擅自從事為投資者或客戶提供證券投資分析、預測或者建議等,直接或者間接有償咨詢服務的活動。

“各種大V、UP主進行的投資建議、分享知識其實都是不合規的。”他提醒說,投資者接受證券期貨投資咨詢服務,一定要通過經證監會批準的具有證券經營業務資質的合法機構進行。不論銷售的是培訓課程還是交易技巧,只要向投資者推薦了或提供了投資建議,并直接或者間接獲取經濟利益的,均屬于從事證券投資咨詢業務,需要取得證監會批準的證券投資咨詢業務資格。

現在,不少年輕“基民”漲了就曬收益率,而評論區里大聲叫嚷著來“相親”的也不在少數。跌了,大家都是“心碎的買基男孩/女孩”。而當基金被頻頻罵上熱搜,“投資有風險”似乎才真實可信。

做好針對年輕投資者的金融教育,已經引起了各方關注。

剛剛結束的兩會上,全國人大代表,東北育才學校黨委書記、校長高琛就說:“很多在校大學生參與到了貸款、炒股、購買基金等金融活動中。但由于他們缺乏金融基礎知識,容易落入金融騙局。”高琛建議,學校要進一步加強對大學生的教育和引導,對學生開展金融知識和金融管理的普及教育,培養學生形成良好的金融素養。

雷杰認為,基金管理人在保證合法合規的前提下,在年輕投資者較為活躍的平臺上,利用直播、短視頻等方式創新基金宣傳推介,對年輕人來說可能更易于接受,一定程度上有利于基金理財知識的普及。

“說到底,買基金還是年輕人的個人行為”,郭田勇說,“每一代人初進投資市場,都需要摸爬滾打。鼓勵年輕人投資是沒錯的,但投資有風險這種話怎么說也不過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