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櫻桃已過茶香減, 銅鏡聲聲喚賣冰。”清代詩人王漁洋寫的《都門竹枝詞》,描繪出夏日街巷里出售冷飲冰食的場景。

賣冰,典型的季節性生意。入夏后,喝上一杯沁人心脾的冰飲,讓人頓時暑熱全消。在武漢,由于熱天悠長,制冰廠的旺季可長達半年之久。8月初,武漢啟動全民核酸檢測更讓本地的食用冰、工業冰一塊難求。

“火熱”的冰塊

辦廠4年,這是陶維真度過的最不尋常的一個夏天。

52歲的陶維真是武漢雪源呱呱制冰有限公司的老板,2017年,她從冷飲批發轉行做食用冰制冰廠,銷售奶茶店、咖啡廳、酒吧等需要的顆粒冰,以及工業企業消暑飲品所用的冰磚。

8月3日,武漢啟動全員核酸檢測,急需大量冰塊為醫護人員防暑降溫,當天下午,陶維真的電話就被“要大冰塊”的客戶打爆了。

此時的武漢已是“一冰難求”,陶維真不得不向外地朋友求援,并在3天內籌回90噸冰塊。

8月5日8時許,在武昌區徐家棚街辦事處門口,規格為50公斤、總重約6噸的冰塊陸續向30多個核酸檢測點轉運。聊到當時送冰的場景,仍十分疲累的陶維真語音嘶啞,“前一天晚上,我只睡了2個小時,就希望能為檢測點送去一點清涼。”

武漢另一家工業制冰廠的老板劉先生,也過了幾天晝夜顛倒的日子。“8月3日的訂單量最大,那天14個小時都在送冰。供了2000多塊100公斤規格的冰,算下來有200噸,接近我們最大日產量的兩倍。”

擴張的市場

除去疫情防控的特殊原因,武漢的夏天到底還需要多少冰?

在陶維真看來,僅武漢的食用冰就有巨大的市場,而且市場規模還在不斷膨脹。坐擁百萬大學生的武漢,奶茶店、酒館等新業態正與日俱增,用冰需求也隨之而來,“一個知名連鎖酒館每月的食用冰用量可達到五六十噸。”

更重要的是,武漢的熱天還“超長待機”。湖北日報全媒記者根據中國天氣網記錄統計,2020年5月至10月,武漢最高氣溫超過28℃的有121天。

“武漢人半年都在喝冷飲,旺季從5月份一直到10月份。”陶維真說,每年3月公司就要開始生產,到了35℃以上的高溫天,日產能要拉滿到20噸。

此外,企業的食用冰需求也不小。冰鎮綠豆湯是武漢人最愛的消暑飲品之一。在雪源公司有個“獨家”產品——5公斤的冰磚。這種冰磚高30厘米、寬20厘米、厚10厘米,被不少武漢、黃石的工業企業買來為工人們制作冰鎮綠豆湯。每年,僅這種冰磚就賣出幾十噸。

湖北是全國水產品主要供應地的身份,則成就了武漢工業冰塊的市場。劉先生介紹,其日常生產的冰塊主要送往農貿生鮮市場,為生鮮產品降溫保鮮。白沙洲農副產品大市場的水產區,是全國最大的淡水魚交易市場,日均交易量在3500噸左右。在該市場賣魚的黃老板說,每年5月份起,用冰量開始逐漸走高,有時1噸貨要配100元的冰塊保鮮。

企查查數據顯示,全國名稱中含“制冰/制冰廠”相關的企業數量超過6700家。其中,湖北相關企業近200家,排在全國第11位。

“相信仍是朝陽行業”

市場需求旺盛,武漢的“冰工廠”效益如何?

“成本高,競爭也越來越激烈。”挺過了市場需求最旺的一周,陶維真的食用冰生意慢慢回到正軌,她坦言仍有業績壓力,一方面是商業制冰機開始普及,不少奶茶店可以自給自足,另一方面一些沒有食用冰生產資質的工廠在“搶生意”。

制冰機同樣波及了工業制冰廠,近幾年,曾經的一些用冰大戶都紛紛開始自己制冰。

據了解,在武漢,工業冰一般定價在250元-350元/噸,食用冰為800元-1000元/噸,若與2元/噸左右的水費相比,差別巨大。

陶維真告訴記者,冰塊的成本主要體現在人力、倉儲、運輸上。制作食用冰的水要采用經過3層過濾、兩層消殺,制冰機要不停運轉4個小時生產1噸半的冰磚,冷鏈運輸物流成本比普通物流高一倍,該公司一天生產加倉儲的電費就超過1000元。此外,每年到了11月份這個行業基本進入歇業狀態,約有4個多月沒有收入。

劉先生也告訴記者,為了控制成本,他的冰廠現在以訂單式生產為主,偶爾會使用一個冷藏三四百塊冰磚的小型倉庫。

如何破局?陶維真表示,正積極爭取知名連鎖品牌的訂單,“我仍相信這是個朝陽行業。”

(記者 肖麗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