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首個專注純家庭消費的購物中心走向了沒落。8月3日,北京商報記者走訪位于三元橋附近的比如世界購物中心看到,該商場一、二層門店已全部關門,僅有負一層的麥德龍營業。至于為何閉店,比如世界相關負責人表示該項目已經轉手。同時有商戶透露,比如世界自身經營面臨缺陷,疫情的刺激也加速了該商場走向下坡路。家庭親子消費原本是各大購物中心搶奪的重點資源,而如今卻不能完全支撐商場繼續運營。有分析指出,此類業態抗風險能力弱,再加上運營不當,整個主題商場淪落至閉店也在意料之中。

8月中旬正式閉店

僅剩下麥德龍獨自營業,地上一、二層商戶全部撤走。北京商報記者走訪現場看到,商場內一層已經啟動改造,一些商店的玻璃已經砸碎,僅剩下負一層的麥德龍還在營業。同時,該商場的停車場也已經全部封住,不允許消費者進入。

該項目安保人員表示,整個比如世界都會在8月中旬關閉,正式進入改造期。北京商報記者從正在營業的麥德龍了解到,該超市并沒有接到閉店通知,依舊正常營業。同時記者獲悉,麥德龍與比如世界自2009年簽約,租賃時長為20年,所以目前合同并未到期。

與麥德龍中正常營業的場景相比,樓上兩層顯得更為凄涼。該商場服務臺擺滿了各個商家的閉店信息。其中,餐飲品牌董娘家營業時間截止到5月30日;彈力星球則顯示,由于外在因素該門店于7月1日閉店,所有會員服務轉至斯普瑞斯奧萊門店。

同時,比如世界購物中心官方貼出的公告信息顯示,商場自7月12日進行整體施工改造,所以購物中心停車場暫停對外使用。

對于還有商戶營業卻關閉停車場這一做法,不少消費者表示不滿。北京商報記者在走訪期間看到,停車場關閉之后,不論是開車還是打車來的消費者,都需要從商場外圍區域步行至商場南門,大約有200米的距離。有一位姓陳的消費者坦言:“來麥德龍買東西后一般都是拎著大包小包,車開不到門前十分不便。”

根據比如世界購物中心官方介紹顯示,比如世界購物中心約4萬平方米,該商場基于家庭消費,在項目負一至二層的空間中打造繽紛家時代消費模式,主要集購物娛樂、餐飲、休閑于一體。

比如世界商場服務臺擺滿了各個商家的閉店信息。

經營不善轉手變現

對于閉店原因,北京商報記者聯系比如世界購物中心相關負責人,她表示,目前該項目已經轉手,至于轉手原因不便透露。不過,記者從經營商戶處獲悉,比如世界其實從疫情開始前就有走下坡路的趨勢,疫情導致商場經營效益不好,從而轉手。

不論是硬件配套還是軟件服務,比如世界購物中心都不盡如人意。不少消費者在大眾點評上吐槽指出,“商場停車場位于樓頂,整體購物體驗不夠好”。還有消費者點評指出,“商場內的品牌不錯,但商場環境很差,尤其是洗手間臟亂”。除此之外,還有一些沒有空調、設施陳舊、服務態度差等評語。

針對轉手行為,北京商報記者在阿里拍賣上看到,2020年6月29日,位于北京市朝陽區景順路“比如世界”房產擬轉讓的招商公告顯示,該項目為商品房,規劃用途為建材超市。建筑面積為地下一層、地上二層,建筑合計38744.2平方米。房下土地的建筑用地面積為21774.15平方米,綠化用地5800平方米。土地使用權類型為出讓,使用權、終止日期分別為商業、地下商業:2043年6月12日;辦公、地下辦公:2053年6月12日。

對于轉讓之后該區域業態形式,商場內員工指出,“應該不會再做商場了”。

其實,比如世界購物中心在地理位置上占有良好的條件,卻因運營問題把一手好牌打爛了。該項目坐鎮三元橋門戶,緊鄰燕莎板塊、太陽宮板塊和望京板塊交匯處,項目周邊2-3公里輻射圈內有鳳凰城、裘馬都、國際港、UHN國際公寓等十多個高檔社區,以及佳程廣場、南銀大廈、遠洋新干線等大量高端寫字樓。

北京商報記者從比如世界一家商戶負責人處了解到,該周邊客群大多為中產階層以及二三線明星,具有比較高的消費力,其實一些教育培訓機構以及麥德龍在正常營業時的業績都比較好,只是因為商場自作主張轉讓之后,導致商戶業績開始下滑。

單一業態黏性不足

“比如世界購物中心關門閉店的直接原因是疫情的沖擊,因為類似于教育培訓、餐飲、健身等業態在整個疫情期間受到的沖擊很大,從而可能會導致一些企業經營損失大,難以支撐租金、物業費等。但從整體和長期看,這種集中化單一主題的購物中心對消費者的吸引力也會越來越弱化,導致黏性不足,客流減少。” 北京商業經濟學會副會長賴陽表示。

比如世界購物中心的閉店并不能說明親子、兒童業態沒有吸引力,而是因為市場需求大,導致競爭加大。賴陽指出,兒童教育、親子消費的需求現在越來越多,所以很多社區商業對承載這方面的功能也越來越重視。伴隨社區商業轉型,各種親子主題的寓教于樂項目也越來越豐富,消費者的可選性更多,這類單一業態集中的項目競爭力逐漸薄弱,閉店成為一個必然的結果。

中國百貨商業協會秘書長楊青松同樣認為,主題型商場也需要優化配套商業組合,整個商場不能只聚焦在單一消費上,而是需要覆蓋社區消費的一些功能。“這類以親子業態、兒童培訓等業態為主的商場輻射范圍有限,尤其是培訓類業態多的項目,大多面臨的是周邊兩三公里的消費者,難以實現跨區消費。”楊青松指出。

兒童、親子消費也在更迭,購物中心已經不是這類業態首選的物業條件。賴陽指出,購物中心、寫字樓租金高,回報率低,所以一些大型的兒童樂園或寓教于樂的機構更傾向在遠離市區的地方或者空間條件更大的地方進行拓展,這樣既能為消費者提供更全面的服務和內容,也有實現低租金高回報的可能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