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表態減費讓利決心后,多家銀行于近日相繼公布ATM跨行取現手續費調整計劃。7月25日,據北京商報記者不完全統計,截至目前已有包括中國銀行、郵儲銀行、工商銀行等在內的22家銀行紛紛表示暫免、降低或優惠部分跨行ATM取現手續費。對此,分析人士指出,降低ATM跨行取現手續費會影響銀行的中間收入,但對于降低小微企業、個體工商戶和老百姓負擔是及時和必要的,不過由于手續費由銀行自主定價,是否下調、下調幅度大小也有所差異。

北京商報

六大行帶頭

7月19日,中國銀行發布減免ATM跨行取現手續費公告,該行表示,于7月25日對長城借記卡取現手續費進行調整,跨行同城、跨行異地ATM取現最高收費3.5元/筆,并暫行免收上述手續費,恢復時間另行公告。

北京商報記者注意到,中國銀行在同城跨行、異地跨行ATM取現費用上均做出了調整。此前,該行同城跨行ATM取現費用為4元/筆,異地跨行ATM取現費用為4元/筆+交易金額的0.5%,最高50元/筆。

據了解,ATM跨行取款分為同城跨行和異地跨行。根據中國銀行業協會、中國支付清算協會日前聯合發布的《關于降低自動取款機(ATM)跨行取現手續費的倡議書》(以下簡稱《倡議書》)鼓勵各銀行和清算機構同城ATM跨行取現手續費標準下調至每筆不超過3.5元;取消異地跨行取現手續費按取款金額一定比例收取的變動費用,固定費用與同城業務標準一致。

《倡議書》發布后多家銀行均表態減費讓利,并于近日發布具體ATM跨行取現手續費調整公告。北京商報記者注意到,除中國銀行外,郵儲銀行、工商銀行、農業銀行、建設銀行和交通銀行也于7月23日紛紛宣布調整費用,擬將借記卡境內跨行ATM取款,同城跨行、異地跨行取款手續費均下調至3.5元/筆,并自7月25日起,暫免收借記卡境內跨行ATM取款手續費。

據北京商報記者此前調查,ATM跨行取現一般會收取每筆2元至54元不等的手續費。銀保監會估算,《倡議書》實施后,ATM跨行取現手續費顯著降低,同城業務降幅達10%以上,大額異地業務降幅達80%以上。初步測算,預計減費讓利規模約為每年40億元。值得關注的是,中國銀聯也已宣布自7月25日起,面向成員機構降低ATM跨行取現網絡服務費,切實降低成員機構運營成本。

在看懂研究院高級研究員卜振興看來,各大銀行此次下調ATM跨行取現費用主要是為響應政策號召,進一步降低融資成本和各類服務附加性收費。

多家中小銀行降價

國有大行表態暫免手續費的同時,股份制銀行、城商行、農商行對于ATM跨行取現手續費也進行了調整,但調整幅度不盡相同。據北京商報記者不完全統計,除國有大行外,中信銀行、平安銀行、光大銀行、浦發銀行、興業銀行、招商銀行、華夏銀行、民生銀行、廣發銀行、浙商銀行、渤海銀行、寧波銀行、蘇州銀行、廈門銀行、齊魯銀行、青島農商行也相繼降低或部分優惠了跨行ATM取現手續費。

整體來看,有的銀行免收了一定筆數的ATM跨行取現手續費,并將服務價格下調至3.5元/筆。例如,廣發銀行在公告中指出,跨行ATM取款每月前3筆免收手續費,從第4筆開始按3.5元/筆收取。而渤海銀行客服人員在接受北京商報記者采訪時表示,該行自7月20日降低了借記卡ATM同城、異地跨行手續費,跨行取款前3筆減免手續費,從第4筆開始均按3.5元/筆收取,而此前收費標準是同城4元/筆,異地10元/筆。

浦發銀行客服方面表示,該行已對ATM境內跨行取現手續費做出調整,同城、異地跨行取現均是3.5元/筆。同時,該行對農民工銀行卡(農信社取現)提供優惠服務,按取現金額的0.5%計收手續費,每筆最低1元、最高3.5元。

有的銀行則將費用調整為3.5元/筆以下。北京商報記者梳理發現,華夏銀行、蘇州銀行、青島農商行境內ATM跨行取現手續費均為2元/筆。浙商銀行也于7月23日將境內跨行ATM手續費統一調至2元/筆。據該行客服人員介紹,此前跨行取現為2元/筆,異地跨行還要按交易金額的0.5%加收異地取現手續費,最低是1元/筆,最高是20元/筆。此次調整后,自7月25日起截至12月31日,該行普通銀行卡每個月的前5筆取現交易還將免收手續費。

廈門銀行將ATM境內跨行取款降至3.3元/筆,并進行分地區優惠,廈門地區白銀、黃金、白金客戶全免,其他客戶每月每卡前5筆免費,超出部分按3.3元/筆收費;而福州、泉州、重慶、漳州、南平、莆田、寧德、三明、龍巖地區持卡客戶全免。民生銀行則采取普通客戶同城跨行2元/筆、異地跨行3元/筆的收費標準。

不同銀行之間手續費的下調力度為何會有所差異?招聯金融首席研究員董希淼表示,ATM取現手續費由銀行自主定價,各家銀行根據自身情況,是否下調和下調幅度大小都可能不同。卜振興進一步指出,下調幅度會受政策和銀行客戶規模等因素的影響。

激發中間業務活力

ATM跨行取現手續費作為銀行收入的組成部分,下調對于銀行來說意味著什么?董希淼認為,降低手續費收入會影響銀行的中間業務收入。

中間業務是指不構成商業銀行表內資產與負債、形成銀行非利息收入的業務。“2017年以來我國商業銀行中間業務收入增長開始放緩”,董希淼分析,其中的原因之一就是銀行主動減免收費,如多數銀行取消了網上銀行和手機銀行異地跨行轉賬手續費,減輕了企業和個人負擔。

不過,董希淼認為,市場不必神化中間業務、過度強調銀行中間業務收入占比,進而將占比提升作為衡量收入結構和業務轉型的核心指標。他表示,當前,在經濟恢復的態勢還不十分穩固、部分小微企業生產經營仍然較為困難的情況下,6月18日國務院常務會議強調繼續支持小微企業、個體工商戶,并主要從支付結算環節繼續引導金融機構減費,降低小微企業、個體工商戶和老百姓負擔是及時和必要的,有助于穩定市場主體的信心和預期,進一步鞏固前期政策的效果,為實體經濟做貢獻。

卜振興也認為,降低ATM跨行取現手續費銀行的收入會有所減少,但是影響相對較小,同時銀行客戶會產生一定的流動,資金流動也會更加便捷。

在政策的號召之下,多家銀行已下調ATM跨行取現手續費,但部分銀行此前雖已表態,但目前還未出臺具體的調整計劃。卜振興認為,未來ATM跨行手續費下調是大勢所趨。對于中小行而言,可以通過提升服務客戶的能力、提升服務客戶的效率、設計多樣化的產品以及提供更加穩健安全的收益來緩解降費可能帶來的壓力。

“對銀行而言,應逐步調整中間業務結構,將發展重點從賬戶管理、支付結算等傳統中間業務向高附加值業務轉移。”董希淼建議道。

(記者 孟凡霞 李海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