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央視“3·15”晚會報道,國家明令禁止的瘦肉精再次出現——河北青縣是重要的養羊基地,每年出欄70多萬只,但養殖戶為了增加出肉率、多賣錢,在養羊過程中,往飼料中添加瘦肉精。

其實,“瘦肉精重出江湖”的說法并不準確,據央視報道,有飼料推銷員表示,使用瘦肉精喂羊的做法“差不多有十年了”。巧合的是,“瘦肉精”一詞被廣大消費者熟悉,正源于十年前央視3·15晚會上的曝光。近年來,有關部門不時通報,在畜禽類食用農產品中檢出克倫特羅(瘦肉精的一種主要成分)。

瘦肉精長期存在、屢禁不止,首先是因為有利可圖,加了瘦肉精的羊可以“一只多賣五六十元”。其次,相比使用瘦肉精帶來的利益,相關人員需要付出的違法成本、代價并不高。一方面,被發現、查處的可能性、概率很小,正如此次報道揭露的,養殖戶等相關經營者,可以輕松規避當地的監管檢查,“在運輸過程中,一般會裝載幾只‘綠色羊’應付檢查”“養殖戶們有各種渠道得到消息,提前應對”;另一方面,即便被發現,面臨的處罰也不嚴重。

能輕松規避的監管,顯然難稱好監管——幾只所謂的“綠色羊”,便能蒙混過關,一兩次或許算幸運,多年如此若說是巧合恐怕不會有人信。檢查總是被提前通知、走漏消息,是否存在內鬼?

在食品安全領域,我們一直強調“四最”,即“最嚴謹的標準、最嚴格的監管、最嚴厲的處罰、最嚴肅的問責”。“最嚴謹的標準”已經有了——早在2000年,我國就明令禁止使用瘦肉精類藥物,其后還修改完善了食品安全法等法律法規和國家標準。但“四最”中的后三個,或許尚未充分落實——使用瘦肉精長達十年,當地監管部門等到曝光后才“連夜”處置,如此后知后覺、被動的監管,談何“最嚴格”?

要真正兌現“四最”,就要讓違法者付出足以令其敬畏的代價,就要讓監管者真正做到守土有責,不敢有絲毫懈怠和玩忽職守、“監守自盜”。

在“史上最嚴食安法”落地實施后,瘦肉精仍屢禁不止,這樣的“打臉”還要持續多久?張貴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