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國際市場貴金屬等大宗商品價格波動劇烈,我行在賬戶商品業務日常監控中發現個別客戶多次進行大額非正常交易,且具有明顯的區域性和組織性。”3月18日,工商銀行發布的一則通告引發市場關注。

隨后有消息稱,部分銀行賬戶商品業務多單已無法成交。大宗商品價格暴跌后,多頭們坐不住了,紛紛要反撲?銀行客戶具有組織性的大額非正常交易能否影響國際大宗商品價格?對銀行會有哪些風險?

原油和黃金價格暴跌,有投資者爆倉

近期,受全球疫情以及地緣政治等多重因素影響,市場避險情緒升溫,國際市場貴金屬、原油等大宗商品價格暴跌。

18日,美國WTI原油期貨收跌16.25%報22.89美元/桶,創近18年來新低,盤中一度暴跌近25%,跌近20美元/桶。布倫特原油期貨收跌7%,報28.2美元/桶,創2003年5月以來新低。

至此,國際原油期貨價格從1月份60多美元/桶的年內高點跌到了20多美元/桶。期間,史上最大日跌幅發生在3月9日,受沙特打響石油價格戰影響,當日油價盤中跌幅一度超30%,油價從40多美元/桶直接被砸到30美元/桶左右。

截至18日,美國WTI和布倫特原油期貨價格3月份已累計跌超44%。高盛下調了第二季度國際油價預期,認為美國WTI和布倫特原油期貨價格將降至平均20美元/桶。

中國能源網首席信息官韓曉平向記者表示,“原油價格暴跌背后是一些投資者在止損,因為油價在這么低的時候難以繼續做空,特別是馬上要交貨的油,不把他dump(出清)掉也沒有什么別的辦法。”

“近期,原油領銜大宗商品暴跌使得通縮預期加劇,導致市場出現無差別拋售。”國投安信期貨研究院高級研究員李云旭表示,“黃金的波動率也顯著增加。巨大的波動使得投資者交易難度大幅增加,甚至出現爆倉局面。”

記者注意到,3月9日,美股和原油暴跌之際,倫敦黃金現貨一度突破1700美元/盎司,創下近7年新高,但隨后持續下跌,目前已經跌破1500美元/盎司,跌逾11%。倫敦白銀現貨則3月以來已暴跌近30%。

銀行大宗商品客戶現有組織的大額非正常交易

“近期,國際市場貴金屬等大宗商品價格波動劇烈,我行在賬戶商品業務日常監控中發現個別客戶多次進行大額非正常交易,且具有明顯的區域性和組織性。”3月18日,工商銀行發布的《關于規范賬戶商品業務客戶交易行為的通告》如此指出。

隨后有媒體報道稱,周一開始工商銀行賬戶能源中北美原油和國際原油多單已經無法成交,提示“購買產品已達到我行人民幣賬戶商品和賬戶外匯總交易凈額上限,目前已不能買入新開倉(做多),平倉不受影響;待總交易凈額恢復到限額以內后,您將可以重新買入新開倉。”另據媒體報道,其他一些銀行也有類似情況。

為何會出現這樣情況?李云旭向記者表示,銀行一般對賬戶的原油產品均設定了交易限額。近期原油暴跌后抄底情緒濃烈,導致總交易凈額達到銀行規定的上限,做多的單子無法成交。

以工商銀行為例,其規定“中國工商銀行對人民幣買賣賬戶原油的總交易凈額設定上、下限??偨灰變纛~指所有辦理人民幣買賣賬戶原油的客戶所持有的全部賬戶原油數量正負頭寸軋差后所得的凈額”。

為何銀行要設定交易限額?據了解,銀行等第三方平臺推出的賬戶原油產品,屬于投資者間接參與原油期貨交易。

李云旭說,因為銀行賬戶能源產品相當于其設立了一個僅對自己客戶開放的獨立交易市場,對于多空頭寸不同產生的風險敞口,銀行需要到國際原油期貨市場進行對沖。如果風險敞口(金融活動中存在金融風險的部分)過大,銀行將承受更多極端行情及資金占用等方面帶來的風險。

大額非正常交易會給銀行帶來哪些風險?

李云旭分析,“大額非正常交易對銀行賬戶原油的運作的確具有一定風險,主要來源于單筆成交過大時,其實際成交價與銀行到期貨市場被動進行對沖的成交價可能有小幅偏離。”

“如果出現頻繁的大額非正常交易,且具有明顯的區域性和組織性,這一舉動則給銀行對沖敞口風險帶來極大難度,可能使得銀行出現虧損。”李云旭補充道,“因此,這是被銀行禁止的行為。”

上述通告中,工商銀行表示,“該異常交易行為已對我行業務系統運行以及其他客戶的交易產生了不良影響。對于開展非正常交易的客戶,我行將根據與客戶簽署的協議約定,采取終止賬戶商品交易服務等相關措施,并保留進一步采取法律措施的權利。”

記者注意到,受大宗商品價格波動加劇影響,工商銀行18日還發布《關于我行賬戶商品交易點差變動的通告》。

該通告稱,將依據國際市場慣例以及中國工商銀行賬戶貴金屬、賬戶能源等賬戶商品交易協議相關規定,參照國際市場報價及市場流動性狀況,靈活調整賬戶商品交易點差:市場波動加劇、流動性不足時,調寬點差;市場波動回穩、流動性恢復時,調窄點差。具體調整以工商銀行各渠道實際報價為準,屆時將不再另行公告。

據記者了解,與期貨市場經紀商收取手續費傭金不同,銀行賬戶原油的平臺收益來源于點差(交易商所收取的費用,點差越寬說明收費越高)。另外,各銀行紙黃金實際點差是由銀行按照中間價在買入價和賣出價之間的差價得出,通常情況下,點差由各銀行自行設定,各行不同,同行各地區也不同。

“當前貴金屬等大宗商品價格大幅波動下,銀行通過調寬點差來增加投資者的交易成本,可降低投資熱度,避免頻繁交易,降低風險。”李云旭說。

銀行客戶大額非正常交易對大宗商品價格影響大嗎?

“銀行客戶有組織地大額非正常交易是否涉及操縱市場還要看交易敞口和規模,以及是否造成市場劇烈波動等因素。”李云旭表示。

金聯創原油分析師韓正己說,從目前來看,對貴金屬、原油等國際大宗商品價格影響可能不太大。“受沙特原油價格戰、疫情對經濟的影響等,油價可以說已經跌到谷底。而且,國內投資者對國際原油期貨的持有量相對較少,對國際油價走勢難以產生大的影響。”

“大宗商品交易的專業投資者主要集中在直接期貨交易及基金市場,銀行渠道以規模偏小的散戶為主。”李云旭也認為,“所謂大額非正常交易僅來源于銀行對其自身交易平臺的定義,與商品期貨市場無關。銀行賬戶原油對標的國際原油期貨市場成交活躍、流動性較好,被其賬戶原油對沖頭寸價格操縱的可能性較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