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江夏紙坊近郊有一座靈山,相傳明代有僧人在山上建有寺廟,香火旺盛,當地人相信其有神靈,便將這座石頭山改名靈山。 靈山下有條河流,名寧港,西通魯湖,東達梁子湖,古時此地為一條繁盛的水運碼頭,也是來往紙坊的商業通道。在寧港河汊約一公里處,始建于明末清初的靈港古橋橫跨而過,當地人在此臨水而居,依水集市,形成古驛站,后因水路作用減弱而逐漸沒落。

靈港橋曾被人遺忘,但緊鄰它的靈山因豐富的石礦資源一度被十多家采礦企業青睞,數十年的無序開采讓靈山變得千瘡百孔。不過,江夏區近年來對廢棄的礦山進行修復,裸露礦渣上被綠植覆蓋,礦山腳下形成的人工湖像是一顆翡翠,未來這里還將規劃建設一個4A級景區。

古時因靈港橋形成集市

成連梁子湖商貿集散地

八月的寧港,一時風雨一時晴。雨后的靈港橋,被雨水沖刷過的青石板鋪就的路面有些發亮,橋下流水潺潺而過,橋頭老李悠閑倚坐在木椅上小憩,不時會有導航偏差的外鄉車輛從橋上駛過。

“靈港橋是明清時期修建的一座單孔半弧形石拱橋,全長18. 6米,橋拱跨度6. 8米,1998年被列為武漢市文物保護單位。”8月5日,極目新聞記者隨江夏全域旅游發展中心主任祁金剛來到靈港橋,聽他講述這座經過約四百年風雨洗刷的古橋。他上次仔細觀摩這座古橋時,還是2002年,他率隊來此進行文物考察。雖然時間過去近20年,靈港橋就像是他的老朋友一樣,知根知底。

據他考證,這座橋明清時都稱為寧港橋,到民國才更名為靈港橋。說著,他帶記者來到橋頭西側,上面鑲嵌著幾塊維修碑。其中康熙、嘉慶年間的碑文上清晰篆刻著“寧港橋”,但在民國二十一年的碑額上已更名為“靈港橋”。“說明靈港在至少民國時才有其名,而寧港在其先。”祁金剛說。

“靈港橋下的寧港河是一條重要的古航道,所以在不同時期都有人集資維修。”祁金剛指向清嘉慶十二年的維修碑,記者看到其引文為:“茲橋梁通衢往來之要道,北至省城并帶東湖,南至三城積善又接西程,車轍馬跡之聲,并分星交行李絡繹之客不斷。”當地也一度因橋形成集市,成為與梁子湖連接的商貿集散地。

水路作用式微車馬罕至

靈山石礦開采重成要道

一場急促的暴雨過后,靈港橋下的河水有明顯的上漲,十分渾濁。“隨著水路作用不斷弱化,集市不在,河道也沒人清理。”祁金剛感慨道,這叫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

雖然寧港河道堵塞不通,但靈港橋在風雨侵蝕下仍屹立如初。特別是近幾十年,隨著靈山石礦的開采,大型車輛重載往來,古老的靈港橋仍發揮著重要作用。

靈山礦區開采始于1959年,原屬武漢水泥廠,1981年停采后,隨著城市建設加快,以及靈山礦優質的資源,先后十多家采石企業在這里采石。靈山腳下的靈山橋自然也成了出入的交通要道。

然而,經過幾十年粗放式露天開采,靈山被毀損面積達1370余畝,生態環境嚴重破壞。記者從江夏區自然資源和規劃局提供的治理前歷史圖片中看到,裸露山坡與露天采坑讓靈山滿目瘡痍,采礦棄渣與危巖體隨處可見,地表生態植被毀損殆盡。

“靈山已經做出了巨大歷史貢獻,是時候對它進行修復了。”該局礦管總站負責人胡立紅告訴記者,2014年,江夏區政府實施《江夏區關閉礦山企業工作實施方案》,關閉了靈山一期范圍內的采礦點。

2018年,湖北省國土資源廳審批,將江夏區納入省廢舊礦山治理復墾利用試點縣(區),江夏區著力對靈山廢舊礦山進行治理復墾。

礦山修復因地制宜成景

古橋旁將建設4A級景區

漫山的花草遮住了靈山的“傷疤”,礦山腳下的人工湖像是鑲嵌其中的祖母綠翡翠,湖中水經過巧妙設計,從數十米高的人工瀑布傾瀉循環,彩虹不時會“飄”在瀑布上。

“靈山工礦廢棄地治理復墾一期工程已基本完工,目前已通過初步驗收。”江夏區全域旅游發展中心副主任倪啟勝站在礦頂環顧著說,下一步將不斷裝飾靈山,“讓它變更美。”

記者了解到,2019年4月,經江夏區人民政府授權,江夏區物控集團依法依規開展招投標,由湖北大學、武漢工程大學聯合編制出《江夏區靈山工礦廢棄地復墾利用試點項目實施方案》。并于當年6月,通過武漢市自然資源和規劃局組織專家評審,批復了該方案。

“我們對靈山礦相繼開展了場區危巖體清除、削坡整形工程、錨固工程、土地平整工程、灌溉與排水工程、田間道路、綠化工程等,目前均已全部竣工。”江夏區物控集團工作人員熊曉琛告訴記者。

在采訪時,倪啟勝手中拿著一本《江夏區靈山生態文化旅游區策劃框架方案》,他說只要是與靈山相關的場合,他都會帶著這個方案。“我是靈山的宣傳員。”他笑著說。

方案中,江夏區對靈山的目標定位是國家級生態修復示范區、綠色生態農業產業示范區、4A級生態文化旅游景區。“依托廢棄礦山治理,對山林景觀再造,按照4A級標準規劃、建設及運營,規劃總投資約9.1億元。”倪啟勝說,雖然目標很高,但是一步一個腳印地干,相信在不久的未來,被靈山美景吸引的游客將絡繹不絕穿過山下古靈港橋而來。

(記者 陸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