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權威考古刊物《古物》雜志(Antiquity)近日線上發表的最新文章中,披露一個重大發現:中國考古學家在河南滎陽官莊遺址的一處大型青銅鑄造作坊內,發現了世界上經碳14測年確認的最古老的鑄幣作坊。

該論文第一作者、鄭州大學歷史學院考古系副教授趙昊說,這個作坊的鑄幣生產活動發生在公元前640年至公元前550年,處于中國春秋時期。

鑄幣作坊:在9個堆積單位中發現54枚芯范

官莊遺址位于鄭州市滎陽市高村鄉,此前已發現一座完整的西周至春秋中期的城市遺址??脊湃藛T在靠近內城南門外發現大面積的鑄銅、制陶等手工業作坊區,其中尤以鑄銅作坊區面積最大。

2017—2018年,鄭州大學考古隊在該作坊田野發掘過程中,辨識出4類與布幣鑄造相關的遺存,包括空首布成品、尚未使用的芯范、已使用的芯范及外范。其中最能直接表明官莊鑄銅作坊生產制式化金屬貨幣的遺存是空首布的芯范,考古人員在那里發現了4枚青銅布幣,在9個堆積單位中發現54枚芯范。

根據對空首布成品的CT影像觀察,這些芯范與遺址中所出土的2枚空首布成品銎內所嵌留的芯范完全一致,橫截面也呈六邊形,由此確定這些成品布幣就是在官莊遺址生產的。

趙昊說,發現了錢幣并不令人特別驚喜,而鑄幣陶范的發現才是真正令人興奮的——這意味著一個非常古老的鑄幣作坊的存在。

他進一步說:“錢幣就是用來流通的,可以在很多地方出現,但在那個金屬貨幣剛開始流行的春秋時期,鑄幣的作坊顯然數量極為有限。”

趙昊與他的考古團隊在滎陽官莊發掘的這處鑄幣作坊,并非獨立存在,而是屬于一處規模很大的青銅器鑄造作坊的一部分,其主體為一座具有“凸”字形格局的兩周時期城址,始建于公元前800年前后。

“整個作坊以鑄造兵器、禮器和車馬器為主,而錢幣則是工匠們‘順便’制作的,所以鑄幣遺址所占的面積比較小。”趙昊說。

用遺址中浮選的小米作為測年樣品

最適合碳14測年法的是植物種子,而且最好是一年生的植物種子。趙昊告訴記者,“因為碳14測年表明的是有機物死亡的時間,而樹木往往可以生長幾十年甚至數百年。”

在官莊的鑄幣作坊遺址灰坑里,趙昊和他的團隊發現了碳化的小米和小麥,應該是來自當時鑄幣工匠們吃的糧食。

該作坊所屬的年代,便是通過對碳化小米的分析得出的。“因為小麥數量較少,并且還有可能是通過貿易得到的外來作物,而小米則是中原本土作物,測小米會更準確更放心。”

此次研究中,鄭州大學考古團隊選擇遺址中浮選的小米作為測年樣品,并通過選取連續堆積單位樣品提高測年精度。

經由美國貝塔年代學實驗室測定,確認官莊的鑄銅生產活動大致開始于公元前814年至公元前750年。其鑄幣生產活動發生在公元前640年至公元前550年。這一數據首次提供有關中國早期鑄幣遺址的絕對年代信息,也使官莊遺址成為經碳14檢測確認的世界最古老的鑄幣作坊遺址。

“我要強調的是:官莊遺址的這些布幣并非目前發現的世界最古老的錢幣,目前土耳其以弗所古城的金幣窖藏仍是考古工作發現的最早的金屬貨幣。”趙昊說,“不過以弗所古城并未發現鑄幣場所。因此,官莊遺址這個春秋時期的鑄銅工坊,是迄今考古發現且經碳14測年確認的世界最古老鑄幣廠。這也再次說明了中國在世界早期貨幣發展歷史中的重要地位。”

首次提供了有關中國早期鑄幣遺址的絕對年代信息

中國是世界上最早使用貨幣的國家之一,布幣鑄行的年代,一般都認為起始于春秋而盛行于戰國。布幣在春秋戰國時通貨300多年,秦始皇統一中國后,才廢掉了原先的貨幣,統一鑄秦半兩錢。但何時開始鑄造制式化金屬貨幣一直未有確切的說法。

迄今為止,中國在三個地方發現了春秋時期鑄幣作坊遺址,分別位于山西的侯馬、河南的新鄭與滎陽,鑄造錢幣的年代相差不多。雖然侯馬和新鄭的遺址發現時間較早(分別為20世紀50—60年代、90年代),但也沒有做精確的碳14測年。

鄭州大學多位考古學者認為,由于滎陽遺址的鑄幣活動萌發于一個已建立許久的完善的大型鑄銅作坊內,其發展歷程記錄了中國古代銅工業生產重心悄然發生轉變的起點。

布幣最早是從青銅農具“鎛”演變而來,是春秋戰國時期流通于中原諸國的鏟狀銅幣,又稱鏟布。

在世界范圍內,中國、呂底亞和印度可能是金屬貨幣這一革命性金融工具的發源地。目前考古學界廣泛認可的世界最早的金屬貨幣,是發現于土耳其以弗所古城的呂底亞王國的琥珀金幣,大體確認出現于公元前630年至公元前600年;而地中海地區目前經考古確認的最早鑄幣作坊均不早于公元前400年。

“世界對最早金屬貨幣的定義,有三個標準。”趙昊介紹,“首先是以國家為單位鑄造發行的,貨幣本身必須是有政治權威保證;第二是要能大量生產,不能是偶發性的;第三就是要有比較統一的形制規范。”

(記者 喬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