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以往諸多特大水災不同,發生在河南鄭州等地的這場特大水災,是極其罕見的城市水災樣本。城市有大量的地下建筑空間,積水下灌、倒灌這種沒頂危險為城市所獨有,城市不僅要重視防汛,而且防汛要以此為首要,要預備足夠的搶險救助力量,要訓練有素。

這似乎是理所當然,毋庸多言。但現在看來,其實很難讓人放心。

以鄭州地鐵5號線為例,明顯暴露了緊急搶救機制嚴重薄弱的漏洞。雖說這次暴雨之大超出以往,但畢竟不是突如其來。7月20日當天預警不可謂不清晰,鄭州氣象局共發布暴雨紅色預警(一級/特別嚴重)6次,分別為01時08分、06時02分、09時08分、11時50分、16時01分、21時32分。除了最后兩次外,其他4次都發生在暴雨之前,更早之前也有預報。此時地鐵本該及時停運。除非可以保證地面圍擋萬無一失,但事實是出現了潰破;出現潰破后如果能迅速救援,也還有亡羊補牢機會,但事實卻又是救援遲緩。乘客在大水浸身和幾近沒頂的恐懼中苦苦煎熬了許久。致使12人經搶救無效死亡、5人受傷。

根據交通運輸部在2019年印發的《城市軌道交通行車組織管理辦法》第三十二條,因降雨、內澇等造成車站進水,線路積水超過軌面時,列車不得通過。姑且不論鄭州地鐵停運是否及時,反正救援遲滯是最后一道潰壩。有網友指出,地鐵隧道內各處都有監控,當水涌入隧道內,中心調度完全可以看到。從鄭州地鐵5號線的遭遇看來,雖說也疏散了乘客500余人,但救援淹水列車的力量到達遲滯,結果還是出現人員傷亡。地鐵隧道不是城市廣場,不是農村曠野,等待空間十分狹小,大水沒頂之際,時間因素至關重要,一分一秒就決定人的生死。如果平時沒有預案。臨時召喚救援力量,十有八九成為遠水不解近渴。

類似地鐵這樣的水災事故,還有醫院。醫院里的許多體檢設備設在地下室,雨水下灌造成價值巨大的醫療設施被污水浸染,十有八九要報廢。許多城市的醫院建筑,并沒有明顯的防水下灌設計,一旦發生大一點的降雨,鄭州的尷尬就會在其他地方復演。

目前,隨著城市規模的日益擴大,城市地下空間的規模也不斷膨脹,這個領域在暴雨天氣面前,其安全保護原本就十分脆弱。對于北方城市來說,即便出現問題的概率的確不高,但由此產生的賭博心理要不得,不能將人民群眾的生命安全和財產安全建立在概率高低的賭博上。否則一旦降臨,危害將是滅頂之災。這本是再簡單不過的道理,但是否都當真,可就難說了。如果說非要有前車之鑒才能舉一反三的話,如今鄭州已經覆車了,如果哪個城市管理當局再不予重視,那就是“盲人騎瞎馬,夜半臨深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