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消費金融在持牌入場與沖刺資本市場的交疊中落下帷幕。2021年,隨著《消費金融公司監管評級辦法(試行)》(下稱《辦法》)的發布,拉開了分類監管的新紀元。“評級無疑是消費金融公司2021年最重要的一次考試。”有頭部消費金融機構高管這樣感嘆。

在“雙循環”政策引導下,隨著監管評級的推行、巨頭旗下消金公司的正式運行以及中小銀行設立機構的入場,2021年的消費金融行業競爭勢必加劇,以馬上消費金融為代表的頭部機構也向資本市場發起沖擊,或將借助資本構筑競爭壁壘。

“隨著評級體系的推出和運用,整個行業將在規范運營的前提下,呈現差異化、精細化的新發展趨勢。資產端具有流量和定價能力、負債端具有資金低成本能力,風控較強的消費金融公司的優勢將會進一步凸顯。”多位行業專家對《國際金融報》記者表示。

1、迎來分類監管時代

“監管啟動對消費金融公司評級,有助于進一步促進消金公司的規范化經營,對消金公司的健康持續發展構成重大利好。”

在金融強監管的背景下,消費金融機構的持牌化經營已成為常態,而相比于銀行等金融機構,消費金融公司的經營評級監管一直處于空白狀態。2021年初,中國銀保監會發布《辦法》,正式補齊這一短板。

《辦法》從公司治理與內控(28%)、資本管理(12%)、風險管理(35%)、專業服務質量(15%)、信息科技管理(10%)五大維度,將消費金融公司劃分為1級、2級(A、B)、3級(A、B)、4級和5級。

監管評級得分在90分(含)以上為1級;70分(含)至90分為2級,其中:80分(含)至90分為2A級,70分(含)至80分為2B級;50分(含)至70分為3級,其中:60分(含)至70分為3A級,50分(含)至60分為3B級;50分以下為4級;無法正常經營的直接評為5級。

《辦法》明確,監管評級為5級的消費金融公司,表明風險程度超出公司控制糾正能力,公司已不能正常經營,應責令提交合并、收購、重組、引進戰略投資者等救助計劃,或依法實施接管;對無法采取措施進行救助的公司,可依法實施市場退出。

社科院特約研究員王碩對《國際金融報》記者表示,特別值得關注的是,風險管理、公司治理與內控兩要素占比較高,分別占35%、28%,合計高達63%;而除了資本管理外,規模類指標并未明顯納入,表明監管層希望消費金融公司告別過去的“唯規模論”,應全面加強風險合規管理,優化公司治理,實現長遠可持續發展。

零壹研究院院長于百程對《國際金融報》記者分析指出,監管評級一方面對運營較好、評級較高的公司是一種證明和正向激勵,而對于評級較差的公司則是一種警示和懲罰。有了評級制度后,實施分類監管,有利于督促消費金融公司合規運營和良性發展。

“監管啟動對消費金融公司評級,有助于進一步促進消金公司的規范化經營,對消金公司的健康持續發展構成重大利好。從合規、風控、服務、資本、科技等指標來看,是否擁有較強的自主風控和科技能力應當是評分拉開差距的關鍵。此外,在消費者保護、教育、體驗等方面的建設與投入,也應當引起各家公司的足夠重視。”某頭部消費金融機構高管張磊(化名)告訴《國際金融報》記者。

中郵消費金融相關負責人也對《國際金融報》記者指出,《辦法》對于引導行業有序發展具有重要意義。作為持牌消費金融機構,需要依托金融科技的力量,持續提升風險管控水平,堅持守住風險管理這道防線。同時要不斷提升業務的精度與深度,持續深化自主研發、自我創新的金融科技能力,提升消費金融和民生場景的融合,通過強化企業核心競爭力打造起堅固的競爭壁壘。

麻袋研究院高級研究員蘇筱芮認為,2021年消費金融迎來“規范期”,此次《辦法》的頒布有利于防范“劣幣驅逐良幣”風險,在“需求側改革”增加消費的宏觀大背景下,對消費金融公司扶優懲劣、進而促進消費升級形成利好。

2、持牌方陣或將擴容

“無論是開始布局消費金融領域的中小銀行,還是現有的持牌機構都在擁抱機遇。”

隨著監管評級的落定,消費金融市場參與主體或在2021年進一步擴容。

于百程表示,2020年有5家消費金融公司獲批籌建,這是繼2014年(批籌6家)、2016年(批籌7家)后,批籌數量最多的一個年份。在金融業務持牌、開正門堵偏門的監管背景下,2021年消費金融公司的批復和開業數量依然值得期待。

記者梳理發現,福建海峽銀行、富滇銀行、吳江銀行、寧波銀行、上海農商行、南京銀行、江陰銀行等區域性銀行相繼傳出計劃籌建消費金融公司的消息。

值得注意的是,網絡借貸平臺上海拍拍貸金融信息服務有限公司于2019年12月16日發布公告稱,已完成對福建海峽銀行的股權投資,認購2.81億股新發行股份,持有該行4.99%股份,為該銀行并列第五大股東。

對此,張磊表示,消費金融在促進消費、推動內循環等方面都發揮了重要的作用,已逐步進入持牌運營階段,也需要更多元化的機構一起創新合規發展。

中國郵政儲蓄銀行研究員婁飛鵬則指出,消費金融公司可以全國開展業務,資金來源更加多元化,客戶更加下沉,經營相對靈活。中小銀行目前只能在區域開展業務,加大服務實體經濟力度面臨較大的資本補充壓力,而國內消費市場潛力巨大,此時更有動力設立消費金融公司。

中郵消費金融相關負責人認為,2021年是“十四五”的開局之年,在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下,“擴大內需、提振消費”已成為經濟發展的主要支撐點和著力點,消費金融公司將肩負拉動消費的重要使命。在這樣的大背景之下,行業將迎來更大的發展機遇。無論是開始布局消費金融領域的中小銀行,還是現有的持牌機構都在擁抱機遇。

王碩分析稱,多家中小銀行擬設立消費金融公司,主要有三個方面原因。一是圍繞消費市場,通過專業化公司運作模式,可以更加靈活適應市場競爭,吸引專業化人才;二是中小銀行設立消費金融公司可以與場景方、金融科技公司等通過股權關系深度合作,集合各方在資金、風控、場景、流量和科技等方面的資源優勢,形成合力實現業務快速發展;三是可以有效填補小貸公司政策變化過程中的市場空白,同時又可以與母行進行一定程度風險隔離。

于百程表示,消費金融公司是開展全國性消費金融業務的專業持牌機構,銀行布局消費金融公司,一是看好近幾年快速發展的消費金融市場,也為自身消費金融業務積累經驗;二是很多中小銀行是區域性銀行,業務展業受地域限制,因此設立消費金融公司,可以借此擴展消金業務的范圍。

3、跑步進入資本市場

“登陸資本市場,一方面能擴充資本實力;另一方面能夠提升品牌知名度,激勵團隊,吸引更多人才。”

隨著監管評級的推行、巨頭旗下消費金融公司的正式運行以及中小銀行設立機構的入場,2021年的消費金融行業競爭勢必加劇,以馬上消費金融為代表的頭部機構也向資本市場發起沖擊,或將借助資本構筑競爭壁壘。

證監會重慶監管局2021年初披露,馬上消費金融已與中國國際金融股份有限公司和中信建投證券股份有限公司簽訂輔導協議,擬公開發行股票并上市,并于2021年1月6日在重慶證監局辦理了輔導備案登記。

其實早在2020年9月11日,重慶銀保監局網站就發布了《關于馬上消費金融股份有限公司首次發行A股股票并上市的批復》,原則上同意馬上消費金融首次公開發行A股股票,首次公開發行A股股票發行規模不超過1333333334股。本次發行所募集資金扣除發行費用后,應全部用于補充公司核心一級資本。

據悉,馬上消費金融股東包括重慶百貨大樓股份有限公司、北京中關村科金技術有限公司、物美科技集團有限公司、重慶銀行股份有限公司、陽光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浙江中國小商品城集團股份有限公司。

中國郵政儲蓄銀行研究院婁飛鵬在接受《國際金融報》記者采訪時指出,消費金融公司雖然杠桿倍數高于銀行,但仍然有資本金要求,上市是資本金補充的一個有效方式。同時,為了實現上市,消費金融公司也需要在公司治理等方面更加規范,也有利于公司長遠發展。

于百程預計,“馬上消費金融非常有可能在2021年上市,成為我國第一家登陸資本市場的持牌消費金融公司。”消費金融公司是創新型的持牌金融機構,數字化能力強,登陸資本市場,一方面能擴充資本實力,進一步促進業務領先優勢;另一方面能夠提升品牌知名度,激勵團隊,吸引更多人才。馬上消費金融上市,對于消費金融公司等創新型持牌機構也都能起到估值引領和業務帶頭的作用。

王碩指出,以馬上消費金融為代表的頭部消費金融公司已經逐漸啟動上市步伐。一方面,通過上市,消費金融公司可以有效補充資本金。目前,消費金融公司主要靠自有資本金以及ABS和金融債等在內的多元化全渠道融資體系,但缺少上市這一環,一旦資本市場這塊補齊,對于消費金融可持續發展至關重要。

“另外一方面,上市有助于提升消費金融公司治理水平,而這部分《消費金融公司監管評級辦法(試行)》中占比最高,對提升監管評級也至關重要。上市還有助于股東的市場化退出和進入。”王碩稱。

4、行業發展愈精細化

“在合規發展、利率下降等背景下,消費金融行業業務模式、技術能力、聚焦的人群都會有所改變,行業發展會更加精細化。”

“隨著評級體系的推出和運用,整個行業將在規范運營的前提下,呈現差異化、精細化的新發展趨勢。”王碩認為,專注細分領域的消費金融公司將更加突出。

同時,科技賦能消費金融公司成為新趨勢。一方面,消費金融將高度依賴科技開展獲客、風控等業務。另一方面,頭部機構也開始將風控、認證等科技技術對行業輸出,未來科技型消費金融公司將大有可為。

此外,金融系消費金融公司將加快入場,補位網絡小貸公司的市場缺口,贏取新的增長點。“資產端具有流量和定價能力、負債端具有資金低成本能力,風控較強的消費金融公司的優勢將會進一步凸顯”。王碩指出。

中郵消費金融相關負責人表示,2021年行業面臨發展機遇,也有挑戰。2020年,多家消費金融公司牌照獲批,進一步加劇了市場競爭,而信貸產品價格下降對企業成本管控、風險管理等也提出更高的要求。同時,監管機構對消費者權益保護工作的要求不斷趨嚴,這需要企業在流程優化、數據應用、貸款催收、客戶投訴等方面投入更多的資源,不斷加強合規建設。

婁飛鵬表示,經歷2020年的疫情后,2021年宏觀經濟總體延續恢復的趨勢,內需、消費將在經濟恢復中發揮更大的作用,消費金融行業發展的市場前景看好??紤]到金融科技快速發展,以搭建生態圈、融入消費場景的方式開展業務的趨勢將得到進一步強化。

于百程分析指出,2020年是消費金融行業迎來機遇的一年,也是繼續加強監管、有序發展的一年。近一年來,金融監管部門推出一系列政策鼓勵消費金融發展,同時也從法律層面夯實了整個消費金融的監管框架。

“在這些監管框架之下,2021年消費金融將迎來穩健發展之年。首先,監管評級將推動消費金融公司更加強化風險管控和合規發展。其次,隨著平安、小米、螞蟻等巨頭旗下消費金融公司的開業,行業會進一步增長,競爭也會加劇,行業格局將出現變化。再次,在合規發展、利率下降等背景下,消費金融行業業務模式、技術能力、聚焦的人群都會有所改變,行業發展會更加精細化。”于百程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