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是在充滿希望的時候,越有必要識別出我們踩過的那些‘坑’,讓先行者有所悟,讓后來者不再重蹈覆轍。” 在7月9日舉行的“無悔前行,垃圾分類的經驗與教訓”云端交流會上,深圳市零廢棄環保公益事業發展中心主任、環境史博士毛達這樣強調說。

目前,已有越來越多的省市區正逐步加入到垃圾分類行列中。垃圾分類一路走來,踩過哪些“坑”,又有什么好經驗值得借鑒推廣?中國婦女報全媒體記者在交流會上見到,10位來自不同國家和地區的零廢棄專家把脈國內垃圾分類實踐,分享了國外有益經驗,為中國推進垃圾分類積極獻計獻策。此次交流會是由深圳市零廢棄環保公益事業發展中心主辦,天津市西青區零萌公益發展中心、福建省環保志愿者協會、青島你我創益社會工作服務中心協辦,萬科公益基金會支持的。

把脈垃圾分類實踐經驗,梳理“后悔清單”和四大癥結

記者在會上了解到,深圳零廢棄環保公益事業發展中心與中國政法大學講師陸健博士團隊合作,通過桌面研究、專家訪談和工作坊等形式,總結出多年以來我國垃圾分類實踐中的一份“后悔清單”,梳理出常見的認知誤區和無效做法。毛達博士則在會上具體闡述了垃圾分類中的四個主要癥結。

癥結1:不相信公眾能夠改變,對公眾行為改變和習慣養成缺乏信心

如在工作中以人工分揀替代居民分類投放,容易出現有人幫居民分類的現象,比如保潔員、指導員,甚至是明確設崗的“分揀員”。但從資源投入、產出質量、精神文明建設等多個角度看,先混后揀的行為都達不到垃圾分類的整體目標和要求;或是認為“分類投放需要更智能化”。迄今為止,還沒有哪些智能設備或技術能很好替代人們完成分類投放任務。所以目前提升公眾意識,使公眾行為主動改變更加重要。

癥結2:把改變看得太簡單,對公眾行為改變和習慣養成的關鍵因素識別不清

具體表現為認為僅靠貼標語、辦活動、送垃圾分類桶,就能帶來公眾行為的改變,認為“分類投放設施越方便居民越好”。但事實表明,這些做法投入不少、收效不大,且容易淪為走過場。

復旦大學課題組的李長軍博士分析,上海市居民垃圾分類投放效果近年大幅提升,取決于三大因素:一是確?;居布O施的到位;二是明確志愿者、保潔員對其自身的工作定位,并且通過他們的行動和行為調整,讓居民明確自己的主體責任;三是經過培訓的志愿者在居民的垃圾投放時間段值班,并注意指導和服務過程中“動口不動手”。

癥結3:急于求成,對垃圾分類的必經之路看不清或不愿直面

如垃圾收運、垃圾處理等后端尚未準備好,就大力推進垃圾分類等前端工作;或是花錢“買”垃圾,引入積分制、設立綠色賬戶等做法,雖有助于激發居民參與積極性,但其是否具有可持續性、是否符合經濟規律等尚存爭議。因為要達到激勵門檻,經濟回饋往往要超過廢棄物本身的市場價值,這違背了經濟規律;目前各地逐漸立法確定了垃圾分類是公民的責任義務,過度使用經濟激勵就顯得不合時宜。還有些地方廚余垃圾處理走捷徑,如推廣家用廚余粉碎機等,而廚余粉碎機只是做到了垃圾轉移而非處理??焖俣逊蕶C價格不菲,運行成本很高,其產物并不是真正的有機肥料,而是燒焦和脫水的有機廢料,甚至可能還會損害土壤。

癥結4:要角缺位,頂層設計不完善、多元共治不充分、各方責任義務不明確

如部分地方政府盲目依賴第三方,這種模式存在巨大風險。一是企業本身經營有很大不穩定性,一旦出現問題服務中斷,會嚴重影響公眾對公共服務的信任;二是企業的首要目的是追求利潤甚至是短期利潤,缺乏對公共性和長遠性的考量;對低價值可回收物等難回收物,僅靠政府補貼等方式“兜底”,而生產者責任卻缺位;政府系統中非住建環衛部門參與有限,應對垃圾問題,需多個部門相互協作。

垃圾分類如何“避坑”,還需科學規劃多措并舉

對于垃圾分類過程中遇到的問題,與會嘉賓和相關專家也提出了一些應對建議。專家認為,既要對公眾行為改變和習慣養成有信心,也要避免工作方式的單一,要多創新。例如,開展志愿者、保潔員培訓,建立志愿者及值班制度;強化居民主體責任;鼓勵志愿者和學生上門宣傳;完善硬件設施,如垃圾廂房的建設和衛生管理,洗手池、燈光等的配備。

還有專家建議,在政府層面,要完善全國性的法規、制度,建立高位階、跨部門的垃圾分類總體指導和協調部門或機制,來完善包含垃圾分類在內的整個垃圾管理的頂層設計與部門協調。在基層,應強化“黨建引領、多元共治”的格局;進一步完善垃圾分類考核標準、考核體系,有效引導和管理第三方服務。進一步完善、擴大、落實“生產者責任延伸制”;形成培育和支持學術機構、社會組織參與的長效機制。

中國再生資源回收利用協會兩網融合專委會執行主任、貴州高遠環保咨詢有限公司董事長蘭亞軍建議,應更加科學檢驗垃圾分類的實效。“我們說的實效,不是1堆分成4堆,而是要真正地減量。”要關注進入垃圾焚燒發電廠的量是否下降,人均垃圾產生量是否下降。

對于推動生活垃圾減量,愛芬環保、樂芬環保聯合創始人郝利瓊建議垃圾收費。她認為,不管是針對居民家庭的收費,還是針對社區的收費,都應該把垃圾分類收費放到日程上來。“只有這樣前端的減量才能真正有效,否則永遠都是大量產生垃圾,然后不斷處理垃圾,這樣會給城市帶來更大的處理壓力。”

據前瞻產業研究院發布的數據顯示,2019年全國餐廚垃圾產生量約為12075萬噸,2020年這一數字增加至12775萬噸,其中非居民廚余垃圾總量持續增長。記者了解到,為促進廚余垃圾源頭減量,國家發展改革委、住房城鄉建設部近日聯合印發的《關于推進非居民廚余垃圾處理計量收費的指導意見》明確,對黨政機關、事業單位等公共機構和賓館、飯店等相關企業在食品加工、飲食服務、單位供餐等活動中產生的廚余垃圾(即非居民廚余垃圾),按照“產生者付費”原則,建立健全計量收費機制。鼓勵各地區建立非居民廚余垃圾超定額累進加價機制,合理確定定額和分檔,拉大價格級差,體現有獎有罰,充分發揮價格機制激勵約束作用,促進垃圾源頭減量。7月16日至8月14日,北京市非居民廚余垃圾收費標準也正在向社會公開征求意見,非居民廚余垃圾的每噸收費價格將比往年稍高。

推進垃圾分類,需要信心、耐心和科學方法,更需要整體規劃和全社會每一個人的積極參與。“用無悔的方式追求無廢的境界。希望這次交流會分享的經驗和教訓總結,能對國內無廢城市戰略框架的實施起到建設性作用。”萬科公益基金會秘書長陳一梅對記者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