節目表演、舞蹈比賽……寶寶們也有了化妝需求,這也讓兒童化妝品火熱起來。“閨女表演節目需要化妝,咱也不是特別懂,想著兒童化妝品咋也比成年人使用的要安全一些,就去網上找兒童化妝品了。”一位寶媽說。當下,各電商平臺正在銷售大量兒童化妝品,甚至有些裝在玩具盒里,“玩具”在銷售人員嘴里也成了可以直接使用、安全無毒的化妝品。

這些裝在玩具盒里的兒童化妝品真的安全嗎?北京商報記者調查發現,多家店鋪提供的檢測報告為基礎安全認證的3C認證,并非化妝品需要完成的常規九項檢測以及安全評估檢測。在這種不用繁瑣復雜的檢測儀評估證明下,兒童化妝品銷售商們大賺特賺。據一位兒童化妝品生產商負責人透露,如果直接從成熟的廠家批貨,通過電商渠道售賣,最少能賺一半的利潤。

是玩具?是彩妝?

化妝品被裝在了玩具盒里。在淘寶平臺搜索發現,迪士尼系列、冰雪奇緣等各式各樣的兒童彩妝產品在售,讓人感到疑惑的是,這些產品都被裝在玩具盒里,在產品介紹中提到的也都是“兒童化妝品玩具”。

這些產品究竟是化妝品還是玩具?根據客服人員的說法,這些產品均為玩具,但安全無毒,可直接用在臉上。“店里的兒童彩妝產品為玩具化妝品,但可以放心使用。”美源盛玩具專營店客服說。同樣,益米玩具旗艦店客服表示,店內產品雖為玩具,但可以用來化妝,成分安全無害。

為什么市場有大量玩具化妝品在銷售,兒童彩妝生產代工廠佛山市雅麗詩化妝品股份有限公司相關負責人道出緣由。“目前市面上兒童化妝品主要分為兩類,一類是妝字號兒童化妝品,另一類是作為玩具的兒童化妝品。如果作為玩具,上市不需要備案,直接取得3C認證就可以,可作為化妝品進行售賣。而作為妝字號化妝品則需要備案。”

就如上述相關負責人所言,北京商報記者搜索發現,淘寶平臺多家售賣兒童彩妝店鋪中提供的檢測報告為3C認證,且檢測報告中產品名稱為“塑膠玩具(兒童裝扮套裝玩具)”。

據了解,3C認證主要是“統一目錄,統一標準、技術法規、合格評定程序,統一認證標志,統一收費標準”等一攬子的解決方案,需要注意的是,3C標志并不是質量標志,它是一種最基礎的安全認證。而化妝品則需要完成常規九項檢測以及安全評估檢測。

玩具3C認證辦理較為簡單,只需提供生產廠商、產品基本信息就可以,費用基本在1000元以下。而作為化妝品則需要備案,企業必須擁有化妝品生產許可證,同時對產品進行相應常規九項檢測及安全評估檢測。兒童化妝品還需要另外進行毒理檢測。根據化妝品代工內部人士透露,費用基本在5000元以上。

深圳市思其晟公司CEO伍岱麒表示,玩具類產品歸類為化妝品的行為違反了化妝品市場監管規定,我國化妝品必須符合化妝品包裝標識的規定,這樣的做法是鉆空子且誤導消費者。此外,對于產品安全無害,則需要第三方機構檢驗證明合格才可以宣稱。

在尚未明確身份的情況下,這些被裝在玩具盒里的化妝品有著不錯的銷量。淘寶銷售數據顯示,一款兒童化妝品套裝產品月銷量為6000+,一款名為迪士尼兒童化妝品的套裝月銷量在3000+左右,其他多款兒童化妝品玩具產品銷量在1000+以上。

至少賺一半的利潤

無利而不往。兒童化妝品熱賣的背后是兒童化妝品市場正在不斷擴大。據考拉海購發布的數據顯示,兒童彩妝消費同比去年增長了300%。預計從2019年到2024年,全球兒童化妝品市場的復合年增長率為8.66%,到2024年底該市場價值將達到1500億元。

在獨立經濟學家王赤坤看來,作為兒童消費品的一種,兒童化妝品業務擴展賽道非常廣闊,具有剛需、高值易耗、重復消費等特點。此外,高利潤、生命周期長等特點也成為眾多商家入局的原因。

北京商報記者了解到,淘寶平臺在售的兒童玩具彩妝產品幾乎有一半是來自廣東凱利達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凱利達”)生產的產品。博匯玩具專營店客服表示,店內銷售的產品雖然是玩具,但可以直接用在臉上,安全環保不刺激,產品生產廠家為凱利達。據Mimitoou咪咪兔旗艦店客服介紹,店內產品生產方為汕頭市澄海區金泳樂化妝品有限公司,該公司為凱利達生產工廠。

兒童化妝品究竟有多賺錢,或許可以在生產商凱利達相關負責人處得到一些答案。據凱利達相關負責人透露,如果直接從成熟的廠家批貨,通過電商渠道售賣,最少能賺一半的利潤。“你直接從我們這里進貨,走線上渠道,我們這邊會有控價,保證你至少賺一半利潤。如果線下渠道銷售,公司不會制定統一價格,可根據自身需求進行售賣,利潤或許會更多。”

根據凱利達負責人提供的報價單,其生產的仙蒂公主華麗化妝車,里面包含6色眼影、3色腮紅、2色粉餅、2支唇膏、4色唇彩、1條閃粉、1瓶指甲油、4條化妝刷、1塊粉撲,這套產品供貨價格為91元,線上銷售價格為175元。另外,公主閃亮燈光手提旅行箱,里面包含8色胭脂、8色唇彩、8色眼影、4瓶甲油、1套自粘甲片、1套鉆石貼片、5支化妝刷,供貨價格為198元,電商渠道售價為385元。

稚可品牌創始人、CEO Nancy告訴北京商報記者,兒童化妝品市場有著很大的發展空間,但針對3-12歲階段的兒童護膚品牌很少。此外,目前市場上銷售的部分產品安全質量問題比較嚴重,一些寶媽缺乏專業知識,難以分辨。稚可希望填補這部分市場空白,通過規范嚴格的生產標準規范當前存在的市場亂象。據了解,2020年6月,百植萃推出旗下兒童護膚品牌稚可。

代工廠按下暫停鍵

對兒童化妝品市場的監管國家層面已經出手。2021年6月,國家藥監局推出了兒童化妝品監督管理規定(征求意見稿),其中有多條創新性的規定。譬如第六條【標簽要求】 規定兒童化妝品應當在銷售包裝展示面顯著位置標注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規定的兒童化妝品標志,并在標志正下方標注產品執行的標準編號。第八條【安全評估要求】 兒童化妝品應當通過安全評估和毒理學試驗進行產品安全性評價。

在業內人士看來,這些具有突破性的新規定意味著對兒童化妝品監管將比普通化妝品更加嚴格。

業內人士的說法在一些兒童化妝品代工廠處得到驗證。兒童化妝品代工廠上??得绹H生化有限公司相關負責人表示,由于國家藥監局層面發布征求意見稿后,監管部門對產品檢查太過頻繁,在各方面規定尚不確定的情況下,目前公司不太敢接訂單。

“新的規范中,兒童化妝品除了普通化妝品要做的常規九項檢測以及安全評估外,還需要單獨做毒理檢測。這些費用下來基本在5000元上下,此外一些宣稱功效的還需要做功效評估報告,整體下來成本較高,所以目前訂單量小的不考慮代工。”上??得绹H生化有限公司相關負責人說。

與上??得绹H生化有限公司猶豫、不接小訂單不同,上海昕顏化妝品有限公司直接停止了兒童化妝品的代工生產。“之前確實有代工過兒童化妝品,征求意見稿出臺后,公司就停止代工了。按照相關規定,企業生產許可證里面要有兒童化妝品這一項目才能生產,如果沒有,則不能生產。”上海昕顏化妝品有限公司相關負責人說。

一位兒童彩妝代工行業內部人士向北京商報記者透露,兒童化妝品賽道確實是一個不錯的賽道,一些代工廠雖然有資質,但在正式新規出臺前都不敢亂動。“整個兒童彩妝備案非常復雜,按照之前的生產宣傳在備案這方面很難通過。”

值得一提的是,如果按照征求意見稿的要求,目前電商渠道在售的裝在玩具盒里的兒童化妝品皆不合格。除部分沒有毒理檢測外,兒童化妝品獨有的標志基本都沒有。

王赤坤表示,目前兒童化妝品行業條例規范還都不完善,存在各種各樣的亂象。隨著監管層面的重視,相關法規條文逐漸落地,整個行業有法可依后,亂象也會得以遏制。

(記者 郭秀娟 張君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