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股IPO隊伍的后備軍中,又有“新面孔”加入。從深交所官網披露的信息來看,卡萊特云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卡萊特”)成為近期新受理的企業。不過,卡萊特沖A背后,槽點不少。招股書顯示,2020年卡萊特進行了一次突擊分紅,當期分掉9085萬元的現金且數額遠超當期的歸屬凈利潤,而后又計劃將1.5億元募資用于“補流”,這難免引起圈錢式IPO的質疑。

2020年現金分紅超當期凈利

據卡萊特介紹,公司是一家以視頻處理算法為核心、硬件設備為載體,為客戶提供視頻圖像領域綜合化解決方案的高科技公司,公司產品主要分為LED顯示控制系統、視頻處理設備、云聯網播放器三大類。

從卡萊特披露的招股書來看,其2020年突擊巨額分紅的情形引起不小爭議。

招股書顯示,2020年6月10日,卡萊特有限(系卡萊特前身)股東會作出決議,同意公司向股東分配利潤85萬元。上述分紅時隔一個月后,2020年7月22日,卡萊特有限股東會又作出決議,同意公司向股東分配利潤9000萬元。截至招股說明書簽署之日,上述股利已支付完畢。經計算,2020年卡萊特共向股東們派發了9085萬元的現金紅利。

據招股書,2020年卡萊特實現的歸屬凈利潤為6378.94萬元,這一分紅數額遠超卡萊特當期的歸屬凈利潤。經北京商報記者計算,2020年卡萊特現金分紅的數額占到當期歸屬凈利潤的比例約142.42%。

資深證券市場評論人布娜新認為,用“真金白銀”回報股東是好事。

不過,報告期內卡萊特的現金分紅并不是穩定與持續的,其在2018年、2019年、2021年1-3月均未進行過現金分紅。

財務數據顯示,2018年、2019年卡萊特實現的歸屬凈利潤分別為2400.14萬元、6278.84萬元。經計算,2019年、2020年卡萊特的歸屬凈利潤分別同比增長161.6%、1.59%。

在經濟學家宋清輝看來,卡萊特的這種做法不免讓市場產生突擊分紅的質疑。在后續的審核中,這其中的原因、合理性恐將被監管問詢。

IPG中國首席經濟學家柏文喜在接受北京商報記者采訪時表示,這種分紅金額遠超當年凈利潤的做法,實際上分配的是歷年累計未分配利潤中的一部分,說明現任股東們不愿意與未來的潛在投資人共享既往經營積累。

股權關系顯示,此次發行前,周錦志合計控制卡萊特63.09%的股份,系公司的實際控制人。從持股比例來看,大部分現金分紅進了周錦志的“腰包”。

投融資專家許小恒認為,合理的分紅體現了公司良好的財務狀況,可以增強投資者信心,吸引更多投資者進入。不過,一次性分紅金額過高,甚至超過了全年的凈利潤,類似掏空“家底”式分紅的方式并不可取,這也給公司后續還能不能分紅打上一個問號。

經營活動現金流轉負

在大手筆分紅的同時,卡萊特經營活動現金流量凈額在2020年出現負值的情形,也引發市場對公司“造血”能力的關注。

招股書顯示,2018-2020年以及2021年1-3月,卡萊特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分別為379.98萬元、520.2萬元、-1233.26萬元及-5748.28萬元。數據顯示,2018-2020年以及2021年1-3月,卡萊特的凈利潤分別為2398.24萬元、6316.29萬元、6378.94萬元、1392.43萬元。

從披露的招股書來看,報告期各期卡萊特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低于當期凈利潤且2020年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由正轉負,今年一季度持續為負。

許小恒告訴北京商報記者,一般來講,經營活動現金流量凈額為負值,說明企業經營過程中應收賬款過多,現金收入少,說明該企業采取的是市場擴張的戰略,此階段公司側重在市場份額的增長上,成長期企業這樣的現象比較多。

許小恒還稱,經營活動現金流量凈額低于凈利潤的原因有很多,正常情況比如因生產經營規模擴大等造成的固定資產折舊、存貨、財務費用及經營性應收、應付項目的變動疊加而成。

許小恒坦言,通常來看,經營活動現金流量凈額為負值或說明企業“造血”能力不足。不過,這要結合企業不同周期、投資活動和融資活動現金流來辯證看待,需要全方面立體做“檢查”。

另外,報告期內卡萊特的應收賬款也居高不下。2018-2020年以及2021年1-3月,卡萊特的應收賬款賬面凈額分別為5049.17萬元、8577.69萬元、12417.83萬元和9847.83萬元。

卡萊特在招股書中稱,公司對主要客戶給予一定的信用期限,導致公司報告期內應收賬款余額增長較快。不過,卡萊特亦坦言稱,公司已足額計提壞賬準備,但若下游客戶經營狀況發生重大不利變化,公司存在應收款項無法回收的風險,將對公司未來業績造成不利影響。

1.5億募資用于“補流”

大手筆分紅派現后,卡萊特還擬在上市后募資“補流”。

招股書顯示,卡萊特此次擬募集資金83106.65萬元,用于LED顯示屏控制系統及視頻處理設備擴產項目、營銷服務及產品展示中心建設項目、卡萊特研發中心建設項目、補充流動資金。

具體而言,卡萊特在LED顯示屏控制系統及視頻處理設備擴產項目、營銷服務及產品展示中心建設項目、卡萊特研發中心建設項目、補充流動資金四個項目上分別擬投入的募集資金金額為10687.31萬元、18501.32萬元、38918.02萬元以及15000萬元。

經計算,卡萊特擬將募集的資金用于補充流動資金的比例約為18.05%。

卡萊特認為,2018年以來,公司銷售規模迅速增長,業務和人員規模的不斷擴大使得公司在材料采購、薪酬支出、市場開拓等方面對運營資金的需求不斷增加;同時,公司未來也將保持持續性的研發投入,急需補充一定規模的流動資金以保障公司的正常經營和業務發展規劃的順利實施。

卡萊特表示,募集資金補充流動資金將提高公司流動資產占比,優化公司財務結構,降低財務風險。同時,補充流動資金可以有效支撐公司的日常經營、平臺建設、技術研發和市場開拓,為公司經營規模擴張奠定良好基礎,進而提升公司的核心競爭力。

然而,卡萊特一邊大手筆分紅一邊募資補流的情形,也遭到圈錢式IPO的質疑。布娜新認為,“任何情況下,都會有少數企業利用一個不合理的做法來募資。而是否屬于圈錢,需要綜合判斷”。

柏文喜則稱,如果市場對于企業的基本面與經營能力都認可,而且發行計劃能夠順利完成的話,企業上市前大筆分紅派現、再以上市募資補充流動資金的這一行為只要不存在欺詐與挪用行為,就不能簡單地被認為存在圈錢嫌疑。

針對公司相關問題,北京商報記者向卡萊特發去采訪函,卡萊特證券部相關人士表示,“目前我們相關負責人不在,可以幫忙轉交相關問題”。但截至北京商報記者發稿,未收到卡萊特的相關回復。

(記者 劉鳳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