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新任高管塵埃落定,但金鷹基金眼下的壓力不小,最新數據顯示,在二季度末公募行業規模環比增長的同時,金鷹基金的非貨幣管理規模卻逆勢“縮水”。北京商報記者通過比較金鷹基金旗下產品一二季度的規模變化發現,其存在“冠軍基”規模增長平平、業績倒數的產品卻規模大增的特殊情況。此外,還有個別產品的一季度末規模較2020年年底大幅增長,卻在二季度末再遭遇“斷崖式”下跌。

非貨幣規模逆勢下滑

7月28日,金鷹基金發布高級管理人員變更公告,公司原首席信息官劉盛因工作安排轉任督察長,由公司總經理姚文強兼任首席信息官一職。

今年2月8日,金鷹基金原督察長徐嬌嬌因個人原因離任,由姚文強暫代督察長一職。至今,金鷹基金的督察長人選終于塵埃落定。

據金鷹基金官網顯示,該公司成立于2002年,總部設在廣州,注冊資本5.1億元;股東包括東旭集團有限公司、廣州越秀金融控股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廣州白云山醫藥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分別持有66.19%、24.01%和9.8%的股份。

據同花順iFinD數據顯示,截至二季度末,金鷹基金的非貨幣管理規模為299.12億元,環比減少32.46億元,在當前全市場數據可取得的156家基金管理人中排第77名。此前在一季度,金鷹基金的管理規模創下其自2018年三季度末以來的新高,達331.58億元。

而中基協最新數據顯示,截至二季度末,公募基金總規模為23.03萬億元,環比增加1.47萬億元。

不難看出,在行業規模增長的同時,金鷹基金的管理規模卻逆勢下滑。具體來看,截至二季度末,金鷹基金的權益類產品規模達232.85億元,在其非貨幣管理規模中占比高達77.85%。而一季度末,其權益類基金的規模則為241.13億元。

對于非貨幣管理規模下滑的原因,北京商報記者發文采訪金鷹基金,但公司方面對此未予以回應。

財經評論員郭施亮表示,對于公募基金而言,近年來的產品越來越多,在同質化競爭壓力不斷加大的背景下,部分業績表現相對一般的基金產品可能會面臨贖回壓力。

整體來看,金鷹基金旗下產品的長期業績表現相對優異。數據顯示,截至7月27日,金鷹基金旗下近一年共有2只產品的收益率翻倍,分別為金鷹改革紅利混合、金鷹民族新興混合,近一年收益率分別為126.73%、121.68%。若拉長時間至近三年來看,金鷹基金旗下則有15只產品的收益率翻倍,最高至347.81%,為金鷹信息產業股票A。

“冠軍”增長有限

值得一提的是,北京商報記者在比較金鷹基金旗下產品今年一二季度的規模變化時,發現了幾個耐人尋味的現象。

在年內市場波動不斷的背景下,由韓廣哲管理的金鷹民族新興混合以高達53.15%的年內收益率一舉“登頂”,成為2021年上半年主動權益基金的業績冠軍。隨后,該基金的收益率不斷攀升,據同花順iFinD數據顯示,截至7月27日,該基金的年內收益率為62.67%,并在主動權益類基金的業績榜中排名第4。

在業績表現向好的背景下,金鷹民族新興混合的規模也持續增長。數據顯示,截至二季度末,該基金的最新基金資產凈值為3.95億元,較一季度末增加2.84億元。不難看出,雖然該只基金產品的業績表現向好,但規模增長卻并未有突出表現。

值得尋味的是,相較于金鷹民族新興混合的規模增長有限。金鷹基金旗下則有一只業績表現不佳的基金在二季度末規模大增,一改此前的“頹勢”。

同花順iFinD數據顯示,截至7月27日,成立于2016年3月的金鷹智慧生活靈活配置混合的年內收益率為-9.77%,跑輸同類平均14.66個百分點,在金鷹基金數據可取得的41只主動權益類基金中排名末位。而在二季度期間,該只基金的收益率為7.27%,較一季度期間的-15.98%收益率有明顯增長。

然而,在整體業績表現平平的背景下,金鷹智慧生活靈活配置混合的規模卻大幅增長。數據顯示,截至二季度末,金鷹智慧生活靈活配置混合的最新資產凈值為39.99億元,成為金鷹基金旗下規模最大的主動權益類基金。而一季度末其規模僅為978.96萬元。

值得一提的是,二季報內容顯示,報告期內(即二季度期間),金鷹智慧生活靈活配置混合的基金資產凈值已發生連續超過60個工作日低于5000萬元的情形,基金管理人已按法規要求向證監會報送解決方案。

此外,北京商報記者還在季報中注意到,金鷹智慧生活靈活配置混合在二季度期間有單一投資者持有基金份額比例達到或超過20%的情況。季報內容顯示,有機構投資者在6月中下旬大舉申購該產品。

其中,在2021年6月16日當天,有機構投資者申購金鷹智慧生活靈活配置混合1159.36萬份,在報告期末持有的份額占比為0.5%;而6月17日-18日,也有機構投資者申購2896.81萬份,份額占比為1.25%;另外,在6月16日-24日期間,還有機構投資者申購該基金約1.16億份,份額占比為5%;直至6月28日-30日,再有機構投資者申購7.53億份,份額占比達32.51%。

某公募從業人士向北京商報記者坦言,“這種情況可能是公司跟機構談好了,主要是為了‘保殼’而進行的操作。對于中小型基金公司來說,成立產品已經付出了一定成本在信披和營銷宣傳上,所承擔的成本已經不少,因此公司不會輕易放棄一只產品。而對于業績表現不佳的現象,鑒于這是只主動權益產品,未來可能會通過更換基金經理來解決這一問題”。

郭施亮則提醒道,當基金產品的機構投資者占比較高時,需要警惕巨額贖回風險。一旦發生巨額贖回,則可能對基金產品的凈值構成比較明顯的波動沖擊,從而損害普通投資者的利益。建議投資者在選購這類基金產品前,多關注機構投資者的實際占比,有利于規避大額資金撤出時所帶來的風險。

產品規模波動不斷

事實上,有關巨額贖回的情況也曾發生在金鷹基金旗下另外一只產品上。數據顯示,截至二季度末,金鷹元和靈活配置混合的合并規模為9044.69萬元,而一季度末,該只基金的合并規模高達95.8億元。而在2020年年底,該只基金的合并規模僅為1.03億元。

據季報內容顯示,金鷹元和靈活配置混合在二季度期間曾遭遇機構投資者的多次贖回。其中,在2021年5月19日-20日期間,有機構投資者贖回4.14億份;在5月26日-6月3日期間,則有機構投資者贖回3.1億份;另在6月4日,還有機構贖回9309.06萬份。

但在業績表現方面,金鷹元和靈活配置混合的凈值卻并未因遭遇大額贖回而產生明顯波動。同花順iFinD數據顯示,截至7月27日,該只產品的A/C份額年內收益率分別為9.47%、9.07%,分別跑贏同類平均4.58個、4.18個百分點。

為何該產品在遭遇大額贖回后,凈值表現卻無明顯波動?前述公募從業人士表示,可能是基金公司提前做好了預防,在基金公司和機構投資者提前溝通的情況下,機構投資者慢慢地賣出,就不會影響產品凈值。

郭施亮則分析道,也可能是基金公司在資產配置方面較靈活,在機構投資者巨額贖回前,擁有足夠的現金類資產以應對相關風險的產生。“從上述產品的情況可以看出,機構投資者的占比規模較大,而當機構投資者進出時,可能會造成一定的風險。因此,基金公司需要提前做好風控準備,如準備一定的現金資產防止因為巨額資金進出而引發的風險。另一方面,基金公司也可以加強與相關機構投資者的聯系,為有可能發生的風險問題提前準備。”

(記者 孟凡霞 李海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