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價暴漲13倍,市值超千億,被市場稱之為“掃地茅”的科沃斯(603486.SH)跌落神壇。

今年7月16日以來的7個交易日,科沃斯三次上演跌停。7個交易日,其市值蒸發418億元至1013億元。

去年4月開始至今年7月15日,科沃斯的股價上演高歌猛進式上漲。為何突然出現跌停模式?

曾經的第四大股東泰怡凱電器有限公司(簡稱泰怡凱)已經完成三輪減持,目前,計劃清倉,或將合計套現42億元。

支撐科沃斯股價大幅飆漲的是其經營業績倍增,但好看的業績數據受到質疑。2020年底,公司應收賬款和存貨均快速增長,而在今年一季度末,存貨一反常態繼續增長。

科沃斯的核心產品高科技含量不足。不僅僅研發費率低于同業可比公司,且逐年降低,公司還向全球掃地機器人iRobot購買核心技術。

此外,科沃斯每年的市場推廣費數倍于研發支出,也讓人不得不質疑其對技術的重視程度。

市值一周蒸發418億

一反常態,科沃斯的股價連續跌停,引發市場對其發展前景的質疑。

在二級市場上,科沃斯的表現驚人,堪稱十足大牛股。

2018年5月28日,科沃斯登陸上交所主板,首發價格為20.02元/股。頭頂掃地機器人第一股頭銜,公司一上市就受到資金追捧,股價一口氣拉升至82.26元/股。隨后開始回調,2019年6月13日,公司實施每10股轉4股派4元的分紅方案,股價攤薄至30元下方,隨即繼續調整。去年4月28日,股價探底至17.90元/股。

從去年4月29日開始,科沃斯的股價開始反轉,不斷上行,間或出現一個漲停。到今年7月15日,股價最高為252.71元/股,較去年4月28日的股價上漲了13.12倍。

然而,不斷上漲的股價從7月16日開始戛然而止。當日,股價大幅低開,午后直奔跌停。7月22日,復制了7月16日走勢,23日則在早盤開盤后不久即躺跌停,午后雖然有所掙扎,但難改跌停趨勢,最終仍然穩穩地跌停。

至此,7月16日至26日的7個交易日,科沃斯收了三個跌停,創了紀錄,26日其股價仍大幅下挫6.89%。近7個交易日,公司股價累計下跌29.21%,市值蒸發418億元。

股價連續跌停的真正原因是什么?目前尚未見清晰的解答。今年7月13日晚,科沃斯披露,持有公司1.80%股權的股東泰怡凱擬進行清倉減持。

泰怡凱在科沃斯在IPO前就已經進入,上市之初,其持有公司8.21%股權,位列第四大股東之位。

2019年5月30日,限售股解禁僅兩天,泰怡凱就披露減持計劃,擬減持不超過2.46%股權。結果,其實際減持1.58%股權,套現2.18億元。

去年1月7日,泰怡凱披露第二輪減持計劃,擬減持不超過2.44%股權。這一次,其實現了上限減持,套現約2.72億元。

泰怡凱的第三輪減持計劃在今年1月26日至6月8日實施,合計減持2.27%股權,套現約17億元。

即將實施的減持計劃是第四輪,如果順利實施,泰怡凱可能會套現20億元。(公告三日后為減持期,股價大跌可能實施減持)

那么,四輪減持,泰怡凱或將累計套現42億元。

值得一提的是,泰怡凱曾是科沃斯實際控制人錢東奇實際控制的公司。

重要股東清倉式減持,可能既有股東自身資金需求的考慮,也有對科沃斯發展前景信心不足的因素。

連續倍增的凈利成色不足

推動二級市場股價10倍上漲的是倍增的經營業績,但科沃斯經營業績成色并不足。

科沃斯成立于1998年3月,起家于幫國外吸塵器公司代工。公司創始人為錢東奇,經過一段時間積累后,他成立了科沃斯,決定做屬于自己的機器人公司。

從經營業績看,公司盈利能力并不穩定。2013年,公司實現營業收入19.45億元,歸屬于母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簡稱凈利潤)為1.64億元。2014年至2018年,公司營業收入持續快速增長,從23.14億元增長至56.94億元,凈利潤從1.57億元增至4.85億元。

也就是在2018年,科沃斯登陸A股市場。2019年,公司實現營業收入53.12億元、凈利潤1.21億元,同比分別下降6.70%、75.12%??鄢墙洺P該p益的凈利潤(簡稱扣非凈利潤)為1.01億元,同比下降78.35%。

對此,公司解釋稱,為更好地集中資源在全球市場拓展科沃斯品牌服務機器人業務,公司戰略性收縮并逐步停止服務機器人ODM業務,導致營業收入和凈利潤下降。

2020年,科沃斯的經營業績較為驚艷。當年,公司實現營業收入72.34億元、凈利潤6.41億元,同比分別增長36.17%、431.22%。

今年一季度,公司實現營業收入22.25億元、凈利潤3.33億元、扣非凈利潤3.17億元,同比分別增長131.04%、726.61%、806.19%,均為大幅倍增。

經營業績大幅倍增,既有2019年基數低因素,也有疫情影響市場需求增長帶動業績增長因素。從經營數據看,存在異常。

2020年底,科沃斯應收賬款余額為12.88億元,較上年的9.27億元增長38.94%,增速超過營業收入。存貨余額為12.85億元,同比增長28.50%,增速低于營業收入。公司應付賬款18.26億元,同比增長70.81%。

數據顯示,無論絕對值還是同比增速,公司的應付賬款均遠高于存貨,且應收賬款增速高于營業收入,據此可以判斷,公司存在向客戶壓貨以增厚業績的可能。

今年一季度的數據似乎回歸了正常。公司應付賬款微增0.66億元,存貨猛增4.30億元。應收賬款也有所回落,同比增長54.65%,遠低于營業收入的131.04%。

此外,2020的經營業績大幅增長,主要貢獻者并非是掃地機器人,而是智能生活電器。2020年,服務機器人、智能生活電器收入分別為43.05億元、27.51億元,分別同比增長17.78%、78.75%。

推廣費兩倍于研發費

聲稱高科技公司,但科沃斯并不掌握核心科技。

起家于代工,轉型自主制造,科沃斯組建研發團隊,建立自有品牌,增加研發投入。但是,無論是相較于同行還是與自身相比,科沃斯在研發方面的投入仍然不夠,仍然沒有掌握“核心科技”。

公開信息顯示,科沃斯對標全球領先的掃地機器人企業iRobot。2013年至2020年,iRobot每年的研發費率均超過10%,2020年為11%。2020年底,其在全球擁有1500項專利。

科沃斯稱其為創新驅動型企業,在財報和官網中,長江商報記者未能找到科沃斯擁有的專利情況。

有分析師稱,科沃斯的產品是由供應商的元件組裝,使用公版的軟件調整后出廠,真正的核心技術不多。

值得一提的是,去年5月19日晚,科沃斯公告,當年5月18日,科沃斯與iRobot簽署產品采購協議和技術授權協議,iRobot將向科沃斯獨家購買基于科沃斯獨有設計的掃拖一體型掃地機器人產品。同時,iRobot將向科沃斯授權其獨有的Aeroforce?技術和相關知識產權。

這份協議,是否是導致科沃斯2020年及今年一季度經營業績大幅增長的主要原因?從公告內容看,科沃斯向iRobot購買核心技術,并生產產品獨家供應給iRobot。這一操作,科沃斯似乎是在為iRobot代工。

再來看科沃斯的研發投入,2017年,其研發投入為1.24億元,2018年至2020年,分別為2.05億元、2.77億元、3.38億元,研發投入占比為3.60%、5.21%、4.67%。不僅明顯低于行業頭部企業iRobot,且2020年出現下降。

近年來,國內掃地機器人行業快速發展,同行業公司石頭科技也早已布局。在研發投入方面,2018年至2020年,其為1.17億元、1.93億元、2.63億元,研發投入占比為3.83%、4.59%、5.81%,占比逐年上升,2020年已經高于科沃斯。

在研發人員占比方面,截至2020年底,科沃斯研發人員數量為951人,占員工總數的14.52%。這一年,研發人員人均薪酬為25.14萬元。石頭科技的研發人員數量為382人,占員工總數的55.85%,研發人員薪酬均值為45.19萬元。

數據顯示,石頭科技的研發人員年薪比科沃斯的研發人員年薪平均高出整整20萬元。

長江商報記者發現,在營銷與研發方面,科沃斯更傾向于營銷。

2018年至2020年,科沃斯的市場推廣費分別為5.03億元、5.89億元、8.36億元,分別為當期研發投入的2.45倍、2.13倍、2.47倍。

2020年,石頭科技的市場推廣費為3.18億元,為研發投入的1.21倍,明顯低于科沃斯。

(記者 魏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