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板零食第一股”來伊份正在加速尋找新的業績增長點。6月9日,北京商報記者發現,貴州53°醉愛6號醬香酒和紅醬香酒兩款白酒已在來伊份天貓旗艦店出售。根據來伊份的說法,推出該品牌旨在打造上海本地化醬香酒品牌,但在業內人士看來,入局白酒行業背后是來伊份近年來業績表現乏力,希望尋找一個新的業績突破口。不過,買零食的消費群體和買白酒的消費群體存在差異,且白酒行業已有眾多巨頭,來伊份想要借此分一杯羹,還有待時間考驗。

進軍白酒市場

根據來伊份在互動平臺的說法,目前,自有品牌醬香型白酒產品已在其全渠道(包括線上平臺、線下門店及團購經銷渠道)進行銷售。

來伊份醉愛醬香白酒由上海醉愛酒業有限公司生產。天眼查信息顯示,上海醉愛酒業有限公司成立于2018年12月28日,法定代表人為施輝,是來伊份的全資子公司。來伊份于2021年2月19日獲酒類商品經營許可證,許可機關為上海市松江區市場監督管理局,許可內容為酒類商品。根據來伊份財報,2020年,上海醉愛酒業有限公司實現營收132.81萬元。

中國食品產業分析師朱丹蓬表示,來伊份很早就在茅臺鎮收購了一個酒廠,其產品在正式公開出售之前只作為企業招待酒和禮品酒。

據了解,來伊份是一家經營自主品牌的休閑食品全渠道運營商,產品主要覆蓋堅果炒貨、肉類零食、糕點餅干、果干蜜餞、果蔬零食等休閑零食,近兩年創新品類,推出了酒水飲料、糧油調味、代餐速食等產品。

針對作為已在零食領域深耕多年的“主板零食第一股”,來伊份為何選擇布局酒業等問題,北京商報記者聯系采訪了來伊份相關負責人,但截至發稿,對方并未予以回復。

業內人士認為,來伊份進入白酒領域的背后是其近年來業績出現下滑。數據顯示,2016-2020年,來伊份分別實現營收32.36億元、36.36億元、38.91億元、40.02億元、40.26億元,凈利潤分別為1.34億元、1.01億元、1010.9萬元、1037.07萬元、-6519.53萬元。

除了凈利潤出現虧損,起家于線下的來伊份與三只松鼠、良品鋪子、百草味相比,表現乏力。天貓零食行業重點品牌分析顯示,三只松鼠、百草味、良品鋪子、來伊份和歐貝拉五大品牌作為目前中國零食行業的TOP5品牌,2020年銷售額分別為68.3億元、48.1億元、31.9億元、7.4億元、7.4億元。

在香頌資本董事沈萌看來,來伊份是互聯網屬性較弱的零食連鎖品牌,與其他三個品牌對比,年輕化屬性較弱,品牌特征也不明顯。從目前來看,來伊份進入白酒領域,除了短期炒股價,不會對業績提升有什么實質性幫助。

品牌樹立、渠道鋪設待考

來伊份在其天貓旗艦店出售的貴州53°醉愛6號醬香酒和紅醬香酒的價格分別為1299元/瓶和1199元/瓶。朱丹蓬認為,從定價來看,來伊份的白酒處于次高端市場,醬香酒的生產成本、時間成本偏高,來伊份整體定價較為合理。

據了解,我國高端白酒市場基本處于寡頭壟斷格局。2019年,五糧液、茅臺雙雙實現千億目標,開創了中國白酒千億新時代。“不過,次高端白酒品牌缺乏高端白酒的品牌效應。在這種情況下,銷售渠道的開拓顯得尤為重要。未來,來伊份能否充分利用線下3000多家門店的銷售渠道,快速將產品推向市場,贏得次高端市場份額還不確定。”朱丹蓬稱。

除品牌效應和渠道鋪設,如何定位消費群體也是來伊份需要考慮的事情。來伊份此前深耕的休閑零食領域與白酒市場的消費群體也有差異。休閑食品的消費人群以青少年兒童、中青年女性為主力消費人群。而據《2019白酒行業數字化發展洞察報告》分析,大眾消費接替政商消費成為白酒消費的中堅力量,一方面,“80后”“90后”成為市場消費的主力;另一方面,白酒的消費場景在擴充,由原來的社交和商務聚會為主,發展為家庭或朋友聚會、商務應酬、日常玩樂聚會、對象約會、一人獨飲。

在朱丹蓬看來,未來來伊份能否洞悉消費群體的變化,精準把握市場定位,有待時間考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