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間攝像頭風波未平,海底撈(06862.HK)業績爆降話題熱度又起。

3月1日晚,四川海底撈餐飲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海底撈”)發布公告,預期2020年度凈利潤相較2019年下降約90%。這一業績引起市場嘩然,也一度登上微博熱搜榜。

面對業績斷崖式下跌,海底撈給出的解釋是,因新冠疫情防控措施對消費場所實施的限制對本集團營運造成重大影響,此外受到美元兌人民幣匯率波動出現匯兌損失2.35億元。

雖然疫情對海底撈的經營造成一定影響,但似乎并未影響其開店節奏,2020年上半年,海底撈新開門店173家,全球門店總數從年初的768家增至6月末的935家。海底撈管理層表示未來2-3年將增加上千家門店。

除了年報預警,近日,海底撈多家門店被曝在包間里安裝攝像頭,也引發網友熱議。

那么,海底撈到底能不能在包間安裝攝像頭呢?業內人士認為,就餐廳來說,需履行告知義務,保障消費者知情權,給予消費者是否選擇包間就餐的權利。如果是在“知情—同意”模式下,主動權仍掌握在消費者手里。

漲價后凈利仍暴跌

3月1日,海底撈發布了最新盈利警告,預計2020年凈利為23.47億元,同比下降約90%。至于業績下降原因,海底撈表示,主要是疫情及各地對消費場所實施限制造成的。

長江商報記者注意到,人力成本也是海里撈的資金支出大頭。早在去年2月份時,海底撈董事長張勇就表示——海底撈員工數已達到122405人,人力成本巨大。

作為重點依托線下門店場景的消費企業,海底撈從疫情爆發之初就受到“重大影響”,一度關閉全國數百家門店長達45天,業績受損嚴重。為了扭轉頹勢,海底撈不僅推進門店智能化來提高運營效率,還開拓外賣等多個在線銷售渠道。

長江商報記者翻看以往財務數據,相比2020年上半年虧損9.65億,凈利潤下滑205.88%,海底撈三四季度經營情況確認底部反轉。

但目前來看,曾大火到天天都要排隊的海底撈如今已火熱不再。在餐飲界最重要的一項數據——翻臺率(餐桌重復使用率)中,海底撈已經從2018年最高的5.4次/天,下降到了2020年上半年的3.3次/天。

同時,不少消費者反映,海底撈自疫情以來悄悄漲價不少,食材分量也有減少。去年4月正值疫情,海底撈就因“一片土豆1.5元,一碗米飯7元錢”被吐槽上了熱搜,網友直呼“實在吃不起了”,但緊隨其后,海底撈發布道歉聲明,宣布價格已恢復如前。

不過,據2020上半年財報,海底撈客單價的確有提升,人均消費由2019年上半年的104.4元漲至112.8元,同比上漲超8%。

雖然疫情對海底撈的經營造成一定影響,但似乎并未影響其開店節奏,2020年上半年,海底撈新開門店173家,全球門店總數從年初的768家增至6月末的935家,其中868家門店分布在中國164個城市。海底撈管理層表示未來2-3年將增加上千家門店。

此外,值得關注的是,作為3000億餐飲巨頭,海底撈仍然受資金追捧。3月1日,海底撈股價大漲近10%,2020年至今,海底撈股價累計漲幅更是超過120%。截至2021年3月5日,股價收盤于59.8港元,海底撈總市值達3169億港元,市盈率高達602.74。

深陷輿論漩渦

除了業績大幅下降之外,近期海底撈還因為在包廂中裝攝像頭而被網友熱議。部分消費者認為此舉嚴重侵犯了個人隱私。

對此,海底撈則解釋稱,這是為保障消費者用餐安全,同時,海底撈注重保護顧客隱私,公司對監控管理設有相關制度、流程,同時通過技術手段強化管控,保障消費者權益。

當然,對于包廂安裝攝像頭是否合理,商家和消費者所站角度不同,觀點也會不一致。長江商報記者在梳理過程中注意到,海底撈此前曾多次發生包間顧客惡意將物品扔到火鍋中,之后要求高價賠償的事情,也許在包間安裝攝像頭有這方面考慮。

值得注意的是,在包間里安裝攝像頭的,不止海底撈一家。此前,有媒體做過實地調查,在30家火鍋店中,有19家在包間裝有攝像頭;在14家非火鍋店中,也有2家的包間裝有攝像頭。

事實上,包間安裝攝像頭的爭議焦點,就在于是否侵犯了消費者的隱私。因此,明確劃清包間的公私邊界,就顯得極為關鍵。

雖然,海底撈客服此前表示,包間屬于餐廳,也是公共場所一部分,安裝攝影頭為記錄情況。但是在現實中,有許多餐館安裝了攝像頭,但并沒有做到告知義務。在這種情況下,消費者失去了知情權和選擇權,處于完全被動的地位。

對此,湖北朋來律師事務所主任劉源波在接受長江商報記者采訪時說道:“根據一般人的理解,包間不同于大廳,在里面進行餐飲等活動具有一定私密性,海底撈對于有攝像頭的包間應主動征求消費者是否開啟攝像頭的意見,否則涉嫌侵犯消費者的隱私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