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優勝教育爆雷停課之后,知名在線教育機構學霸君也被傳停課倒閉。

12月29日,本報記者前往學霸君位于北京瀚海國際大廈的辦公地點時發現,其工位大量空置,現場擠滿了要求退款的家長,但并未見到相關管理人員出現。本報記者撥打的學霸君總部電話,也一直處于無人接聽的狀態。

學霸君成立于2013年,在成立之初,學霸君是與猿輔導、作業幫等一眾現今在線教育龍頭并駕齊驅。旗下業務主要包括拍照搜題、K12階段的一對一輔導等。其中,學霸君APP是一款學生學習輔助軟件,針對初高中生,提供在線免費解答作業題、疑難點等服務。截至目前,其已完成6次融資。

4.png

零融資難以為繼“燒錢”業務

學霸君在2017年年初完成高達一億美元的C輪融資之后,就再也沒有獲得任何一輪融資。目前在線教育高成本難盈利已經不是一個新鮮話題。曾經有K12在線教育業內人士向本報記者表示:“獲客成本加上教師成本一直以來都高于單客所交學費,還有在各類互聯網平臺以及線下投放的廣告,即便是目前在線教育的龍頭企業也難以解決這個問題,融資成了唯一的辦法。”

僅在今年,頭部企業同樣融資頻繁,金額一次次刷新紀錄。截至2020年12月30日,在線教育龍頭企業作業幫完成兩輪共計超過23億美元的融資,猿輔導更是在今年完成3輪融資,總額超過35億美元。

學霸君作為第一批進入此賽道的企業,也曾經占領一席之地:以題庫類學習工具打開市場,在題庫領域曾是頭部玩家,隨后轉向“1對1”在線教育,并且在此領域也有單月營收破億的佳績。截至目前學霸君已有超過500萬學員,分布在全國超300個城市。

那么學霸君是如何在開局良好的情況下,一步步深陷泥潭,直至今日傳出破產風波呢?

在線教育進入快車道之后,各家企業對教學模式一直進行開發和探索。其中,資本似乎并不看好“1對1”模式。早期“1對1”模式,對師資要求比較低,產品標準化程度比較高,是直播課中發展最早的業態,但是由于用戶生命周期相對較短,在一段時間后獲客成本會持續加大。有投資人表示,1對1作為一種解決家長需求的方案是相當優秀的,但是作為一種盈利模式則未必。

猿輔導同樣是早期進入在線教育賽道的企業,但是顯然對市場的嗅覺更加敏銳。早在2019年初就已經下線了在線“1對1”課程。由于2018年11月教育部在《關于健全校外培訓機構專項治理整改若干工作機制的通知》中稱,線上教育將與線下培訓機構同步管理,不允許聘用公立學校教師,猿輔導稱很難徹底杜絕公立學校老師兼職,所以先主動關閉。也有業內人士告訴本報記者,響應國家政策必然是重中之重,但是想要全職教師來維系“1對1”業務,對于猿輔導來說得不償失。

2020年教育機構爆雷頻發

本報記者從家長維權群中了解到,目前全國已經有上千家長加入了維權大軍中。從家長自發整理的信息中記者發現,交費金額上萬的占了多數,其中不少還有交費金額超過4萬,剩余課時超300學時的學生。有家長向本報記者反映,學生的學費還是通過銀行分期、花唄等途徑進行的付款,甚至還有影響征信的可能性。

近年來在線教育發展的速度越來越快,引入直播、AR/VR、AI等高新技術更是吸引了越來越的流量與資本,但是一系列新技術的開發也加大了在線教育運營以及技術研發成本,在本就盈利的困難的情況下,讓一部分經營存在問題的企業加速暴露。賽道的潮流推著玩家加速奔跑,稍有不慎便會被浪潮吞沒,而頭部玩家卻也吸引了更多的資本青睞,在K12在線教育這個賽道中,馬太效應愈發顯著。

然而家長卻會被鋪天蓋地的廣告以及營銷手段所淹沒,無法第一時間做出是否為“雷”的判斷。家長王女士告訴本報記者,作為學生家長并沒有身處這個行業之中,很難對教育機構的優劣做出準確判斷,多數只有靠網上的廣告或者家長的口口相傳。并且在做出選擇了后,只要有效果也不想更換老師過于頻繁,畢竟授課老師和學生都需要互相適應。這也是變相地將學生與教育機構進行“綁定”。一旦出現這種情況,家長則很難自發維權。

特別在今年突發疫情之后,在線教育大熱。然而強者愈強的馬太效應也越來越明顯。頭部玩家通過資本支持,以及不計成本的“獲客”,也將不少企業徹底擠出了賽道,這也持續削弱了消費者對于非頭部企業的信任。

但是,優勝教育跑路并且還需退還1.3億學費給家長敲響了警鐘。本次學霸君爆雷,僅本報記者所在群的退費金額已超過百萬。資本推動行業高速發展,卻也留下了一地雞毛。

新東方董事長俞敏洪在第十屆全國培訓教育發展大會上曾表示,培訓教育已經被過度開發,“這個市場其實有很多泡沫。資本退潮后,一定會出現一地雞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