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28日,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發布了第45次《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其中,在線教育數據非常亮眼。報告顯示,截至今年3月,我國在線教育用戶規模達4.23億,占網民整體的46.8%。而隨著全國大中小學的逐步開學,在線教育還能如此火爆嗎?

階段性數據對比更能說明在線教育在近期火爆的增長態勢。中國商報記者比較上述報告中的統計數據發現,2018年12月至2019年6月的六個月期間,我國在線教育用戶規模從2.01億增長到2.32億,漲幅為15.4%,而2019年7月至2020年3月九個月時間,在線教育用戶規模飆升了1.91億,漲幅達到82.3%。

報告認為,今年初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全國大中小學校推遲開學,教育活動普遍轉向線上,這推動了在線教育用戶規模的快速增長。據了解,疫情期間原本發展勢頭就不俗的在線教育行業被按下快進鍵,多個在線教育應用的日活躍用戶數達到千萬以上。在資本市場上,在線教育概念股也受到追捧,股價持續走高。

“較往年春節期間的低谷期,我們今年2月的日活躍用戶達到了22萬,每日新用戶增長達到1.1萬人,使用時長也較平時增加了55%。” 樊登小讀者創始人兼CEO肖宏文對中國商報記者說。據介紹,樊登小讀者是一款專門給兒童講讀書籍的互聯網學習型應用,疫情期間,專門為“宅”在家的孩子免費推出了“讀書、運動、游戲”三個抗疫板塊,獲得不少兒童及其家長的喜愛。

疫情將全國超2億學生“趕”進了在線課堂,不過,隨著全國范圍內疫情形勢持續向好,各地大中小學校陸續開學,在線教育的流量紅利期還能一直持續下去嗎?

相比線下教育,在線教育有突破時間和空間限制的優勢,然而其劣勢也很明顯,個性化、交互性比較差,對學生的自律能力要求高。“等疫情結束,我還是打算把孩子送去線下培訓班。孩子自主學習能力差,在家上網課至少得有一個大人陪著,可家長哪有那么多時間?”石家莊一位小學五年級學生家長對中國商報記者表示。記者了解到,不少家長都有類似顧慮,他們覺得線上學習存在損害孩子視力、占用家長時間、效果有限等問題,更傾向于選擇線下培訓班。

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熊丙奇對中國商報記者表示,客觀而言,在線教育培訓機構當前是表面風光。因為在疫情期間,大部分在線教育機構給學生提供的都是免費課程,以免費吸引客戶。而疫情過后,這部分客戶是否愿意買單消費才是在線教育機構面臨的最大考驗。因此,他建議,在線教育機構應該重視課程品質,利用“全民在線學習”的機會,給所有學習者更好的在線學習體驗,否則,目前的火爆有可能只是曇花一現。

肖宏文也認為,目前最重要的仍然是專心做好產品,繼續為用戶提供優質內容。“雖然陸續開學,但孩子們對讀書的需求依然不會改變,而且疫情期間隨著用戶使用產品的時長和深度的增加,用戶黏性也大幅提高,所以并不擔心開學后日活躍量和使用時長會下降。”肖宏文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