懸在教培行業頭上的達摩克利斯之劍終于落下。7月24日晚間,中辦、國辦正式印發《關于進一步減輕義務教育階段學生作業負擔和校外培訓負擔的意見》,“雙減”政策正式落地。文件中要求,學科類培訓機構將一律不得上市融資,且嚴禁資本化運作。“雙減”政策前所未有的嚴厲態度引起了行業大地震,嗅覺敏感的資本也在此前全速從教育股中撤退。截至7月25日,包括新東方、好未來、高途等在內的多家教育中概股股價均已出現大幅下跌,有的公司股價相比高點跌幅甚至超過90%。轉型還是轉行成為當下擺在行業面前的共同選擇。而從目前大家的轉型方向來看,職業教育、素質教育領域也并非絕對安全。

學科培訓團滅

據“雙減”政策要求,各地將不再審批新的面向義務教育階段學生的學科類校外培訓機構,現有的學科類培訓機構將統一登記為非營利性機構。同時,校外培訓機構不得占用國家法定節假日、休息日及寒暑假期組織學科類培訓。線上培訓機構不得提供和傳播“拍照搜題”等惰化學生思維能力、影響學生獨立思考、違背教育教學規律的不良學習方法。機構聘請在境內的外籍人員要符合國家有關規定,嚴禁聘請在境外的外籍人員開展培訓活動。

資本運作維度上,學科類培訓機構一律不得上市融資,嚴禁資本化運作;上市公司不得通過股票市場融資投資學科類培訓機構,不得通過發行股份或支付現金等方式購買學科類培訓機構資產;外資不得通過兼并收購、受托經營、加盟連鎖、利用可變利益實體等方式控股或參股學科類培訓機構。

而在義務教育階段的管控之外,學前和高中階段同樣受到嚴控?!兑庖姟芬?,不得開展面向學齡前兒童的線上培訓,嚴禁以學前班、幼小銜接班、思維訓練班等名義面向學齡前兒童開展線下學科類(含外語)培訓。各地也將不再審批新的面向學齡前兒童的校外培訓機構和面向普通高中學生的學科類校外培訓機構。

上述嚴厲政策給學科類校外培訓機構的打擊無疑是致命的,從《意見》透露出的信息來看,學前到高中的學科類校外培訓機構都將停止審批;可供學科類機構開展培訓的時間被大幅縮短;“拍照搜題”和境外外教被明令禁止,也將影響業內多家獨角獸企業和垂直賽道。

“按照政策要求,嚴禁學科類培訓機構的資本化運作。對已經上市的企業來說,預計它們會按照政策精神,把義務教育階段學科業務剝離、拆分出來,將其變成非資本化及非營利性的業務。”指明燈智庫聯合創始人、素履咨詢創始人郁苗在接受采訪時表示,“學科培訓類將不再可能作為上市公司的主營業務存在。實際上政策也給了機構處理的時間留白。”

郁苗還進一步指出,“雖然《意見》沒有明確寫出對高中階段的管控,但也要求高中的學科類培訓管理參考文件內容。這就意味著高中階段不太可能再出現新增。對一些具有高中學科培訓業務的機構來說,即使眼下不剝離這部分業務,未來也很可能會面臨剝離的過程”。

北京商報

行業總市值縮水超7000億

政策未動,市場先行。對教培行業來說,7月23日堪稱“黑色星期五”。因為“雙減”政策文件自當日就開始在業內流傳,對當日股價造成極大影響。僅7月23日一天,美股市場上,好未來股價的單日跌幅達到70.76%;高途跌幅為63.26%;新東方跌幅為54.22%;51Talk跌幅為43.11%;有道跌幅為42.81%;瑞思學科英語跌幅為40.53%;一起教育科技跌幅為38.7%;精銳教育跌幅為37.24%;掌門教育跌幅為35.22%;樸新教育跌幅為33.33%;流利說跌幅為26.76%。

港股市場上的教育板塊同樣慘淡,新東方-S在7月23日當日股價跌幅達到40.61%;新東方在線的跌幅為28.07%;思考樂教育的跌幅為28.53%;卓越教育集團的跌幅為21.48%。

而從教育中概股股價最高點和當前股價的對比來看,2021年,多家教育公司的跌幅超90%。其中,高途年初至今最高點股價為149.05美元/股,目前股價僅為3.52美元/股,跌幅達到97.64%。目前,高途總市值僅為9億美元。新東方年初至今最高點股價為199.74美元/股,現在僅為2.93美元/股,總市值為50.23億美元。好未來年初至今最高點股價為90.96美元/股,現在股價為6美元/股,總市值為38.69億美元。

整體市場上,目前上市校外培訓企業的總市值已從高點縮水超7000億元。“自今年上半年以來,資本對教育板塊都是出清的態度,很多原本打算進入教育領域的預期資金都放棄了進入。”多鯨資本合伙人葛文偉分析指出。

郁苗也表示,從學科培訓本身來看,曾經幾千億的市場將不再作為賽道存在。“相比目前的股價和市場規模,教培行業的市場規模將繼續走低。能占到原來的1/10都是高估。”

轉型還是轉行

在“雙減”政策發出后,包括新東方、好未來、網易有道、精銳教育在內的多家上市教育公司陸續對此作出回應。上述企業均在回應中表示,公司未來將嚴格貫徹執行相關規定與要求,依法合規經營。中國民辦教育協會也率120家全國性校外培訓機構發出倡議書,提出“正確認識校外培訓定位,加快轉型成為有益補充”的倡議。

轉型還是直接轉行,對校外培訓機構來說是一個問題。據觀察,從今年4月開始,多家機構已經開始摸索轉型的可能性。具體來看,高途對旗下考研業務進行了升級,陸續將重心轉至成人業務;好未來瞄準成人教育領域,整合了旗下的考研、留學、語培業務,推出輕舟品牌。另一維度上,瑞思教育和精銳教育都選擇了素質教育轉型方向,推出素質教育的子品牌。此外,包括猿輔導、掌門教育和網易有道等在內的多家在線教育機構也將線上課程拓展至美術課、寫字課、圍棋課等素質教育品類,淡化原有的學科培訓標簽。

但一窩蜂的轉型,或許并不能解決大多數校外培訓機構的遠慮和近憂。

在郁苗看來,每個企業的轉型之路都存在不一樣的地方。“像高途這樣的企業,它們之前在成人業務方面就有布局,相比較而言過渡會容易一些;而有的企業如果過去只有比較單一化的英語教學,短時間內想要擴科到素質教育,比較難銜接。”

需要注意的是,“雙減”工作對校外培訓的治理目標集中在去產業化,去除“影子教育”和再造體系。由此來看,未來教培行業的發展思路或許將從產業過渡到產品。“《意見》中也提到了要在校內提升教學質量和作業管理,做這一類的內容實際上也是在線教育轉型的方向。”郁苗分析道,此類轉型不適合大型在線教培公司,更適合過去作為工具類供應商的轉型。“這些機構可以將它們原本的產品與學情分析結合,提供有益于校內精準化教學的服務和產品。

(記者 程銘劼 趙博宇)